主月歌。 学习日语中。
偶尔进行月歌及后辈组相关的翻译。
本命始隼。
自产粮始隼/海春/阳夜/新葵/郁泪/恋驱。其他cp粮香也吃www
女神组cp也吃,不过只吃gl,不吃bg。
欢迎来唠嗑~
 
 

(郁泪)铺满樱花的坡道

*搞事小分队

*ooc

*提前的生日贺文

----------

 

四月,开学季。

神无月郁穿着校服,背着单肩包往学校走去。

道路两旁的樱花树满开,一朵朵樱花随风起舞,随后缓缓落下。

神无月郁摸了一下头顶,果不其然摸到好几朵樱花。

抬头看向头顶的樱花树,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

“哟西,今天是开学第一天,神无月郁,加油!”

给自己鼓完劲,神无月郁继续往学校走去。

 

前往学校的半路上有一条斜坡,漫天的樱花把斜坡铺了满满一层。走上斜坡,神无月郁一眼就看到一名少年穿着跟他一样的校服背着一样的书包在斜坡上奔跑着,仿佛在追赶着什么。

神无月郁瞄了一眼后就别过视线,走到一半发现粉色的地面上好像有一抹白色,走上前一看,发现是一张纸。

“纸?”

神无月郁把纸拾起,有点诧异。

神无月郁把折叠整齐的纸打开,发现是一张乐谱。

“……”

神无月郁一脸懵逼,他擅长运动,音乐却不是很擅长,所以看不懂是怎样的一首曲子。

这时,神无月郁眼尖地注意到乐谱的右上角写着一个名字。

水无月泪。

“看校服是一个学校的,到时候碰到了就还给他吧。”

神无月郁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把乐谱重新叠整齐收好。

 

快到学校,学生们多了起来,大多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往学校走。

神无月郁也不例外,半路上他就遇到了同社团的同学,一边聊着天一边一起往布告栏的方向走去。

等他们到的时候布告栏已经挤满了学生,神无月郁凭借着身高顺利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高二(一)班…神无月郁…”成功看到自己名字的神无月郁刚想撤退,眼睛一瞟却正好看到了位于自己名字正下方的另一个名字,愣了一下。

“水无月…泪…”

 

走进教室,神无月郁一眼就看到了他。

水无月泪。

教室里,大家都在忙着互相打招呼,只有他趴在桌子上,似乎正在休息。

神无月郁也不好意思打扰他休息,只好坐在他旁边呆呆地看着他。

过了一会,水无月泪醒了。

直起身揉了揉眼睛,水无月泪这才注意到一旁的神无月郁。

“……?”

神无月郁这才发现自己一直很没礼貌地盯着人家看,尴尬地笑了笑。

“我…我叫神无月郁,以后就是同学了,请多指教!”

“水无月泪,请多指教。”

“那个…这个!”

神无月郁赶紧把细心收好的乐谱拿出来,递给水无月泪。

“这个…是水无月君掉的吧?”

水无月泪看到那张纸,双眸微微睁大,看上去有点诧异,随后默默点了点头。

“嗯,谢谢。”

“太好了,物归原主了。”

水无月泪看到神无月郁瞬间松口气的样子,突然开口。

“是不是看过了…这个?”

“啊…是。抱歉我不是故意要看的,我只是想着可能会写着主人的信息于是就…”

水无月泪看着神无月郁慌张解释的模样,轻微扬起嘴角。

“没关系,我没生气。那…感觉怎么样?”

听到这个问题,神无月郁有点困窘。

“那个…我不是很擅长音乐…”

“欸…那,中午有空吗?”

“有的,怎么了?”

“中午,听听看。”

 

于是,中午一起吃过午饭后,神无月郁就被水无月泪拉到音乐教室。

神无月郁完全没想到会有人专门弹钢琴给他听。

新认识的朋友水无月泪虽然有点沉默寡言,但感觉并不难相处。

水无月泪坐在琴凳上,略微试了一下音,确定没问题后,开始演奏。

指尖在琴键上跳跃,听着悦耳的音符,神无月郁闭上眼。

 

至此,两人算是正式相识了。神无月郁很高兴,因为刚开学就能交到这样一位朋友,却不知,他被因此卷进一个阴谋里……

 

 

——————————

等大家一起走出电影院,黑月大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怎么样?怎么样?”

刚上车,神无月郁就一脸紧张地询问。毕竟这是他和泪第一次出演电影。

“很好看,郁和泪都辛苦啦。”长月夜。

“讲真,我完全没想到后面会是那样的展开…”叶月阳。

“呼呼呼,很有趣呢~”霜月隼。

“我们家的孩子成长了…太感动了…”文月海。

“是是,海又开启爸爸模式了。”叶月阳。

“接下来的几天郁和泪都休息吧,有什么打算吗?”长月夜。

“嗯…这个的话,想和泪一起去旅行呢。”神无月郁。

“嗯,旅行。”水无月泪。

“一路顺风~”

 

第二天,神无月郁拿着两人的行李,一边走一边和水无月泪聊天。

“好期待啊,这次的旅行。”

“嗯。”

“好久没和泪两人独处过了。”

“……”

 

最终,两人到达了目的地。

刚下车,神无月郁就被漫天飞舞的樱花糊了满脸。

“这里,还和一年前一模一样呢,好漂亮。”

“嗯…樱花,好美…”

 

这里,是他们一年前来这里取景的小镇。

据说这部电影的原作者是为了纪念故去的友人,而写的这部剧本。他要求这部电影一定要在这时候播放,制作方应了他的要求,于是这部电影拖到第二年春天才上映。

放好行李后,两人一致决定先去当时拍摄的场景看看。

两人来到那个熟悉的坡道下,神无月郁微微抬头,看向坡顶。

“没想到,泪会说想来这里旅游呢。”

“因为我想重新再来一次。”

“欸?”

水无月泪走上前,走到当初那棵树下,静静地看着他。

神无月郁眨了眨眼,好像明白了什么。

“隼说过,游戏是可以读档重来的。如果选错了,读档再来一次就好了。”

“可是这又不是游戏…”

神无月郁轻声吐槽,随后无奈地笑笑,也往那棵树走去。

就这几步路的距离,他已经进入了状态。

在水无月泪面前站定。

“虽然我不擅长音乐,但是,我听得出来,泪的琴音,好像被什么东西给束缚住了。”

停顿了一下。

“虽然我的力量还很微不足道,但是,我想帮助泪。因为,泪是我最重要的朋友啊。有什么困难的话,我们一起来承担吧。可以吗?”

语气、神情,都与一年前如出一辙。

一年前的水无月泪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不劳你废心”后直接越过他离开。

一年后的水无月泪扬起嘴角,突然冲上去抱住了神无月郁。

“欸!?”

神无月郁冷不丁被抱住,吓了一跳。

“好。”

“郁君也是,是我最重要的朋友。”

“我会说清楚的。”

神无月郁回过神来,回抱住他。

“好,我听着。泪的一切,我都想知道。”

沉默了几秒。

“这样算读档成功吗?”

“嗯。这样的话,结局肯定会不一样了。”

虽然明知这么做改变不了原作的结局,但是神无月郁还是选择配合自家恋人,只希望这样能让他好受一点。

“泪?还好吗?”

此时水无月泪一用力将他抱得更紧。

“有郁君,真好。”

听到这话,笑意再也隐藏不住。

“我也是,有泪真的是太好了。”

虽然戏里他们留有遗憾,但是现实里,他们很幸福。

会一起走到生命的尽头。

 

PS:因为怕引起误会所以戏里没改名,应该没啥影响吧……


07 Jun 2017
 
评论
 
热度(37)
© 宸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