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月歌。 学习日语中。
偶尔进行月歌及后辈组相关的翻译。
本命始隼。
自产粮始隼/海春/阳夜/新葵/郁泪/恋驱。其他cp粮香也吃www
女神组cp也吃,不过只吃gl,不吃bg。
欢迎来唠嗑~
 
 

(始隼)天时(1)

*好久以前的旧坑了,因为已经完全没有以前那种感觉了所以重新改了一遍【。】 剧情也会和以前有出入,总而言之就当我开了个新坑来看吧~

*大概不会很长的吧,大概(。)



第一章:梦境

睦月始睁开眼,发现自己正站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

整个房间都被白色充满着,天花板,床,衣柜,书桌,地板,甚至连房顶的吊灯都是白色的。满眼的白刺的他眼睛疼。

“这是哪?”睦月始自言自语。

“这里是我的房间哦。”

一道稚嫩的声音响起,睦月始一惊,转头,看到门口有个小男孩正直直地盯着他。

小男孩看上去只有五六岁,有着一头漂亮的银白色短发,穿着一袭白衣,皮肤白皙的几乎透明,怀里还抱着一个和他身高差不多的紫色巨兔。

小男孩有些吃力地抱着巨兔走到睦月始跟前,眨着金绿色的眼眸好奇的望着他:“你是怎么进来这里的呢?平时我的房间很少有人会来的。”

睦月始的内心激起了惊涛骇浪,这是……幼年的霜月隼?

“隼?”睦月始不确定地喊他。

幼年隼微微歪头,脸上好奇的意味更浓:“啊呀,你还知道我的名字?是母亲让你来的吗?”   

“隼,别闹了。”睦月始以为这又是霜月隼的恶作剧,“你手里的兔子就是我的,还不知道我是谁吗?”   

幼年隼摇头:“不,这明明是我的喔,只有它一直在陪着我呢。”  

“……”

幼年隼抱着月兔爬上床,拍了拍身边的空位示意睦月始坐过来,“来,我们聊聊吧~”

仿佛被一种力量牵引着,睦月始走过去坐在他身旁。

真的太像了,和隼。

睦月始看着孩子的侧脸,心里感叹。

而且这孩子也叫隼,怀里还抱着一月巨兔,这应该就是小时候的霜月隼。

但是,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我叫霜月隼,你呢?”

“睦月始。”

“睦月…始…”幼年隼仔细地记住了这个名字。

“隼。”

“嗯?”

“你一直一个人在这里吗?”

“是的哦,因为大家都不想和我一起玩呢。”

“…因为魔法?”

“是的哦。”幼年隼眨着眼睛盯着他,“始…好像知道很多我的事情呢。”

“……”睦月始一时语塞,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这时,睦月始感觉到有股力量在拉扯着他,仿佛要把他扯离这个时空。

幼年隼也感觉到了,有些依依不舍地问他:“我们还会再见面吗?”  

睦月始点头:“会的,以后还会和你…一起的。”   

 

半夜,睦月始突然醒来,睁开眼睛,看着天花板发愣。

幼年时期的隼……

纯白的房间……

还有什么呢…?总觉得好像忘记了什么…

想不起来了……

睦月始努力回忆了一下但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来,只能放弃。

睦月始再次闭上眼睛,很快,重新坠入梦乡。

没有再做梦,一夜好眠。

 

从今天开始要收录一个12人全员都参加的节目,所以大家决定今天一起吃早饭。

睦月始洗漱好走上楼,一眼就看到霜月隼,略诧异他居然起床了,正优雅地吃着早饭呢。

霜月隼第一时间发现了睦月始,开心地朝他打招呼:“始,早上好~♪”

“早上好。”睦月始走到霜月隼对面坐好,拿起一片面包开始刷果酱,“隼,你……”

就平时而言,睦月始只要稍微说一点点霜月隼马上就能理解他的意思,但这次不一样。

“嗯?”霜月隼拿勺子的手动作一顿,露出疑惑的表情,“什么事,始?”

一副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

睦月始没有错过他面部的任何细节,确定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内心不由得浮起一丝失望。

“…没什么。”

 

去拍摄地点的路上,睦月始想重新理一下那个梦境。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他已经完全想不起来梦境的具体情况了,只记得他看到了幼年时期的霜月隼。

其他的,全部都想不起来了。

睦月始看着窗外飞速倒退的景色,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这个梦还会持续下去。

 

这几天的工作是收录一个野外生存的节目,按照剧本,讲述了12人听别人说某座岛上有着前人留下的宝藏,于是决定一起去探险找寻,但是没想到在路上发生意外,迫不得已来到另一座孤岛进行野外生存,最后被救出的故事。

剧情很老套,但是有出了名的不幸体质师走驱在,到时候肯定会给节目添加不少亮点,这也是节目组请他们来的重要原因之一。

因为是很难得的集体活动,所以大家很爽快的就答应了。本以为最多只会在岛上遇到奇怪的事情,结果到当天大家才知道,他们当时真的是想的太简单了。

 

“哇——!是海!”如月恋和师走驱一脸兴奋。

“恋!驱!不要乱跑!”皋月葵一脸无奈。

“好热……”卯月新扯着衣服领口试图散热。

“新,要喝水吗?”长月夜递过去一瓶水。

卯月新伸手接过:“谢了。”

比起扯领口的卯月新,叶月阳更直接,他手臂一甩直接把上衣脱了,露出精壮的上半身:“夜,我也要!”

“好好,给。”

“醒醒,泪,我们到了。”神无月郁试图喊醒靠着他睡觉的水无月泪。

“zzz…”

“又是岛上的工作啊……”弥生春推了推眼镜一脸无奈,显然是想起了某件事情。

“啊——指的是两年前的那件事情?”文月海也想起来了,忍不住调侃他,“我记得黑田把本体给弄坏了…”

“是,那次黑田把我的本体弄坏了,过了很久才修好。”弥生春倒是一脸坦然,一副已经习惯了的样子。

“喂喂你自己也接受了这个设定啊……”

盛夏的海风把文月海上扬的尾音调皮地卷走,冰店放在门口的风铃被吹的叮当作响。

“今天真是个好天气呢~♪”霜月隼优雅的理了理自己的衣服,“呐,始?”

“嗯。”

 

……原本以为今天是风平浪静的好天气的。

一行人收拾好行李后又玩闹了一会,不知不觉就到下午了,正式准备开始拍摄。

12人坐着同一艘船往岛上进发,因为剧情需要他们并没有拿任何东西(生活必需品已经在岛上准备好了)。拍摄已经开始,大家聚在一起有说有笑的聊天。

“呐呐听我说,前两天恋他……”师走驱偷笑着揭自家搭档的底。

“驱桑!”如月恋一脸惊恐。

“困…”水无月泪打了个哈欠,揉了揉泛泪的眼角。

“困了的话靠着我睡一会?”神无月郁今天的男友力也在正常运作中。

“嗯…”

一群人打闹着,差点忘了这是在拍摄节目,以为这就是一次愉快的集体旅行。

 

如果按照原来的剧本来的话,应该是行进到一半的时候有成员在半路发现船出现了破洞,众人迫不得已只能跳船游到最近的岛屿野外求生,顺便找到了被埋藏在岛上的宝藏最后被路过的船搭救。

 

然而实际情况是这样的———

 

“话说,天是不是暗下来了?”长月夜首先感觉到了不对劲。

“好像是。”皋月葵应和。

“…等等,天变暗的速度是不是有点快?!”叶月阳一脸惊恐。

谁也没想到晴朗的天空会突然变天,原本风平浪静的海面变得波涛汹涌,大家都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船体剧烈的摇晃再加上漏水,最终只能选择跳海逃生。

 

………………

 

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再加上大风大浪的天气,所有人一致认为能活着游到附近的岛屿真是太幸运了。

“我们……居然……还活着……”叶月阳喘着气,一脸劫后余生的表情。

“是呢…”长月夜还没缓过来,游泳的时候呛了好几口水。

神无月郁最先恢复过来,环视了一下周围后一脸懵逼:“我们…这是在哪?”

听了神无月郁的话皋月葵也跟着巡视了一周,一脸不确定:“…好像不是拍摄地点的岛屿吧?staff桑呢?”

睦月始看了一圈,随后证实了皋月葵的猜测:“看来,我们真的来到一座孤岛上了,staff桑应该游到别的岛屿了,希望没事。”

“哎呀哎呀,事情有点棘手了呢。”霜月隼拿出来自己的手机摁了摁,发现手机因为进水已经完全开不了机了。

“于是,真的变成野外求生了?”弥生春总结。

“……”所有人都沉默了。

“现在不是抱怨的时候。”在这种情况下,睦月始也保持着绝对的冷静,“不久就要到夜晚了,年少组去捡柴火,年中组去找找有没有能吃的东西,年长组跟我一起去探索一下这座岛,所有人在天黑之前一定要返回这里,注意千万不要迷路,不相信自己的方向感的话记得沿途做标记。”

“是!”

大概是因为有睦月始在,大家很快冷静下来,开始执行各自的任务。

夜幕就快要降临了。

19 Jun 2017
 
评论(3)
 
热度(54)
© 宸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