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月歌。 学习日语中。
偶尔进行月歌及后辈组相关的翻译。
本命始隼。
自产粮始隼/海春/阳夜/新葵/郁泪/恋驱。其他cp粮香也吃www
女神组cp也吃,不过只吃gl,不吃bg。
lof戳不动的话请戳微博:宸瑾_爆肝学习中。
请多关照啦~
 
 

(始隼)天时(2)

*想说的话都在上一篇里_(:зゝ∠)_



第二章:海边

夜幕已经落下,风暴来得快走得也快,夜晚的海边,抬眼就能望见那深蓝幕布上点缀着的满满繁星,低头就能看到如墨一般一眼望不到头的海平面。耳边充斥着阵阵海浪冲击海滩的声音,若是此时正在度假,那一定是个美好的假期。

可惜并不是。

天黑之前年少四人拾了不少柴火,费了不少劲才把柴火给点燃,四人围着篝火坐了一圈,一边烤火一边等着其他人,然而一直等到夕阳快完全落下,其他人才一起归来。

“怎么样?”水无月泪问。

“这座岛以前好像住着人,里面有个小木屋。”叶月阳。

“但是木屋太小了我们住不了,所以我们就把里面的锅啊碗啊之类的拿了过来,到时候还得还回去呢。”长月夜。

“我们还采了不少能吃的蘑菇噢~木屋里有调味料真是太好了。噢对了,附近还有湖呢,我和新各打了一桶水,应该够今天晚上的用水了。”皋月葵。

“湖就在里面不远处。”卯月新。

“我们也看到那座湖了。”睦月始点点头,“因为天快黑了所以我们没走多远,主要是沿着海岸走了走,发现有艘小船。”

“于是我捕了一些鱼回来~”文月海得意地亮出自己的战利品。

“海,好厉害。”水无月泪。

“不愧是海桑……”神无月郁。

“哦呀,年中们好像发现了不少东西的样子,晚饭看起来没有问题呢。”霜月隼。

“是,没问题,交给我和葵吧!”长月夜信心满满。

“夜(桑),我来帮忙!”

大家围着篝火,热热闹闹地一起准备晚饭,完全没有被与世隔绝的气氛,仿佛只是一次普通的集体活动。

吃过晚饭后,众人围着篝火都有些昏昏欲睡。尤其是水无月泪,已经靠着神无月郁的肩膀睡着了。

霜月隼安静地坐着,火焰照着他的脸庞,忽明忽暗。

睦月始看到这样的他,突然想出声喊他,实际上他也这么做了:“隼?”

霜月隼朝他笑笑:“始?”

“不困吗?”他有些困了,毕竟发生了很多事情,累得够呛。

“嗯…还好呢,困的话先睡吧,先由我来守夜吧。”

“…困的时候叫我换班。”

“好好~”

睦月始闭上眼睛,进入浅眠状态。

 

………………

 

睦月始睁开眼,发觉自己正站在一间书房里。

又在房间里啊。

想到这,睦月始一顿。

…又?

但是睦月始没有深想下去,反而迈步往书架走去。

木制的书架看上去已经颇有些年份,书本放的满满当当的,整齐地排列着,睦月始大致扫了一眼书名,内心颇有些诧异。

书籍很杂,什么类型的都有,甚至还有外文原版书。

这绝不是五六岁小孩该看的书。

正当睦月始打算抽一本出来看看的时候,身后传来脚步声。

“哦呀,始?”幼年隼一眼就认出了来人。

“隼?”

“是我哦。”幼年隼走到他身前,定定地看着他,“始这一年来没什么变化呢。”

“…一年?”睦月始愣住了。

不知道是不是睦月始的错觉,他感觉幼年隼好像是长高了一点。

幼年隼歪着头,好奇地看着他:“是的哦。话说,始是从哪里来的呢?突然出现在我家,好奇怪呢。”

“我……”

睦月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脑子里昏昏沉沉的什么都想不起来,只能保持沉默。

幼年隼等了一会没等到睦月始的回应,也没说什么,只是把旁边可推动的小楼梯推过来,随后走上楼梯坐好。

“呐,始陪我说说话吧?好久没人和我说过话了。”

睦月始点头:“好。”

“我啊,每天至少有一半的时间在这间书房里,看书,学习。”

“……”睦月始没想到幼年隼会说这些。

“英语,汉语,法语……还有国语,数学,等等。”幼年隼语气很平静,“因为我有着过目不忘的技能,所以家人希望我能尽可能的多学点东西。”

“……”

睦月始完全没想到,霜月隼的童年居然是这样的。睦月家家风比较自由,他小时候是出了名的调皮,捉迷藏爬树等等什么都做过,没少给家人添麻烦,一直到上学性子才沉稳下来。

所以他完全没想到……霜月隼小时候是这样的。

“不去学校吗?”看上去已经到可以上学的年龄了。

“学校?学校能教给我什么呢?”

“……”睦月始无言以对。

“不管什么东西,看过一次就不会忘,感觉我不是在『学』,而是在『复刻』,只是把记忆机械地刻在脑海里而已,太无趣了。”

“……”

“好了,我说完了,始有什么想说的吗?”

睦月始刚想问幼年隼为什么会没人和他说话,这时却突然感受到一股熟悉的力量在压迫他的身体。

最终,睦月始只来得及看到幼年隼的表情。

幼年隼静静地看着他,仿佛已经知道他马上就要离开,精致的小脸面无表情,看上去无悲无喜。

一点也不像一个孩子。

 

………………

 

睦月始是被一道光芒给突然惊醒的。

睁开眼,一轮曜日已经从海平面升起,海面上波光粼粼,天空也被渲染上一层红色。

“…天亮了!?”睦月始瞬间清醒。

“早上好,始。”

睦月始扭过头,霜月隼正笑着道早安。

可以清晰地看到他眼圈下的青色。

“隼,为什么不喊我起来守夜?”

“看始睡的正香所以不想打扰始啊~”

“隼…!”

这时候大家才陆陆续续地醒来,这才知道到霜月隼居然一个人守了一整夜。

“隼桑,没事吧?”长月夜一脸担心。

“没事没事,我已经习惯熬夜了呢~”

睦月始有点懊恼自己居然会睡得这么沉,还做了一个梦。

……梦?

想到这睦月始一愣,记忆渐渐回笼。

他刚刚好像又梦到幼年时期的霜月隼了,而且是一年后的霜月隼。

梦里的隼好像说了些什么……

睦月始微微蹙眉,努力回想。

……想不起来。

他只记得他醒来那一瞬间隼的表情,仿佛看破了世间万物般无悲无喜,一点也不像个孩子。

梦里的隼……说了什么?

睦月始已经完全不记得了。不过他隐隐约约地觉得,幼年隼好像一直都是一个人。

偌大的房间,孤寂到可怕。

 

………………

 

上午,大家就被前来寻找的经纪人们接了回去。

顺利接到自家孩子后,两个经纪人都松了口气的同时,还心有余悸。

孩子们都平安无事真是太好了。

拍摄方面,出了这么一件事,听说事务所把这次拍摄给解约了。

虽然大家都有点遗憾这次的拍摄就这么取消,但各自心里都很清楚,能活着回来,真的是非常幸运。

行程取消后档期就这么空了出来,事务所方面觉得应该让孩子们好好休息一下压压惊,于是没有再安排别的行程,就当放了几天假期。

睦月始他们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所有人都在三楼喝下午茶。

“欸!?由月野社长亲自出面吗!?”神无月郁一脸惊讶。

“是的,所以接下来的几天请大家好好休息调整状态。”月城奏。

“太好了!假期!”如月恋瞬间兴奋,“我要补番!打游戏!嗨到天亮!”

“恋!”

“呃…始桑…”如月恋瞬间蔫了。

“……”睦月始有点头疼地揉了揉额角,“就算是暑假,也该有个度。”

“好的!我知道了!”

把人训了一通后,睦月始眼角瞟到身旁的霜月隼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

“隼?”

“嗯…完全没想到社长会亲自出面呢,有点意外。”

“嗯。”他也有这种感觉。

“对了始,明天有空吗?”

“?”

霜月隼眨眨眼,“陪我一天好不好?”

“好。”

几乎是不假思索地答应。


19 Jun 2017
 
评论(6)
 
热度(70)
© 宸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