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月歌。 学习日语中。
偶尔进行月歌及后辈组相关的翻译。
本命始隼。
自产粮始隼/海春/阳夜/新葵/郁泪/恋驱。其他cp粮香也吃www
女神组cp也吃,不过只吃gl,不吃bg。
欢迎来唠嗑~
 
 

(始隼)天时(大纲)

*因为真的没时间写了……所以把大纲写了出来,就当我填完坑了吧_(:зゝ∠)_
*因为时隔太久心境都不一样了,好多脑洞都删了orz
*始生贺如果难产了,那就把这篇当作生贺吧_(:зゝ∠)_

1.
睦月始晚上做梦,梦到幼年隼抱着兔子站在他的对面 
幼年隼抱着兔子,盯着面前的人和他说:“你是怎么进来这里的呢?平时很少有人会来的。”
始:“隼,别玩了。”  
“啊呀,你还知道我的名字?母亲让你来的吗?”  
“你手里的兔子就是我的,你不知道我是谁吗?”  
“这明明是我的喔,只有它一直在陪着我呢。”   然后两个人聊了起来,小时候会魔法的霜月隼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量结果引发了一堆超自然现象,结果被周围小伙伴排斥,之后就喜欢自己一个人和兔叽玩。
然后睦月始意识到要醒了,幼年隼问他:“我们还会再见面吗?” 
始蹲下来抱了抱他说:“会的,以后还会和你…一起的。”  
醒来之后的始只记得自己做了一个梦,其余什么都不记得了。

2.
第二天十二人去拍摄野外求生,途中遭遇了暴风雨,结果变成了真·野外求生。
第一天晚上大家轮流值班,始靠着树进入浅眠状态。
又进入了那个梦境。
幼年隼还是五六岁的模样,看到始也不意外。
身旁是一排排的书架,看上去已经颇有些年份了。
隼说,已经过去一年了。
他没有上学,每天除了泡在家里的图书室就是上家庭教师的课,很无趣。
“不去上学吗?”始问他。
“学校能教给我什么呢?”
始本来想回答的,但是看到幼年隼的表情,所有的话都哽在喉咙里。
幼年隼的表情太过淡然,一点也不像个孩子。
然后始就醒了。

始睁开眼睛,对面的隼还醒着,面上的表情无悲无喜,瞬间就和梦里的幼年隼对上了。
“隼……”
“醒了?天快亮了哦。”
“!!!”看到泛白的天色始这才意识到他睡了多久,“怎么不叫我?!”
“我不困,而且看始睡得挺香的。”
大家陆陆续续醒来,得知隼一个人守了整晚的夜,纷纷被震惊到了。
“没事的。”

3.
大清早经纪人就把大家给接了回来,表示放几天假给大家消消惊。
隼邀请始一起外出。
两人在百货楼顶吃冰淇淋,又去了猫咪咖啡厅。
在一片“喵喵喵”的治愈声中,始睡着了。
隼假装在看书实际上在看始,一本满足。

等始醒来的时候,太阳都快下山了。
隼看上去没有一点不开心,反而说觉得自己非常幸福。
这时葵发信息问他们回不回来吃饭,他和夜下厨。
“那,回去吧。反正时间还很长。”
“嗯。”

4.
因为第二天继续off,大家情绪max,结果闹到很晚。
始把大家赶回各自的房间,隼也不例外。
“始,明天有什么计划吗?”
“没有。”
“下午一起出去?”
“好。”
隼回到房间,收起脸上的笑容,神色复杂地伸出手,盯着自己的指尖。
这两天,始对他,太过宠了。
应该说,从来没有拒绝过隼的任何请求。包括一起出去,做饭,等等。
很没道理。
和平常的始不太一样。
但是冥冥之中有股力量在影响他的思想,他把这些都下意识地忽视掉了。因为,这是他理想中的生活。

5.
始每天晚上都在做梦。
梦境越来越清晰。
幼年隼从最初的五岁,到现在的十岁。
已经长成了一位少年人。
“你的梦想是什么?”始突然问他。
幼年隼愣了一下,随即面上有些复杂,他看向始的脸,真诚地回答:“希望心爱之人都能……好好的。”
听到这句话,始的心无端地疼了一下。
始突然有种直觉,他想知道的真相,那一天很快就会到来了。

6.
又过了两天,幼年隼已经十二岁了。
对始来说,只过了七天。但对幼年隼来说,已经过了七年。
这一次,始清楚地意识到,自己是在梦里。
“始,来自未来吧。”幼年隼突然说。
“……嗯。”
“肯定认识未来的我吧。”陈述语气。
“嗯。”
“我给自己占卜了一下,虽然还学艺不精,但也略知一二。”
“始出现在这个时间,是有原因的。”
幼年隼说到这里,一脸的犹豫,但还是咬牙说了出来。
“请救救,未来的我。”

7.
隼盯着自己的指尖失神。
是从哪天开始的呢?
无法使用魔法这件事。
但是很奇怪的是,所有事情都发生的非常顺利。
外出也不会被粉丝认出来。
总觉得,各种不对劲。
但是他还是不想深究。
直到始来找他谈话。
“隼,你小时候是不是见过我?”
“欸?”
尘封的记忆枷锁开始松动。
“隼,你还记得那时候的我吗?”
“我……”
“隼,那时候的你总是一个人呆在房间里。”
记忆开始复苏。
“……我终于想起来一件事,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始这时候也想起来了,“隼,那时候你抱着我的月兔。”
这句话犹如一句惊雷,隼完全呆住了。
那些被选择性遗忘的记忆,完全苏醒。

8.
那天晚上,隼坐着经纪人的车,半路上正好看到始站在马路边上等绿灯。
隼抬起手刚准备打招呼,接下来发生了让他全身血液倒流的一幕。
红绿灯对面一辆车突然刹车失灵,直直往始这边开过去。
始反应很快,用力推了身边还没反应过来的孩子一把。
自己却没来得及躲开。
“始————!!!!!!!”

当天凌晨,医生就下了病危通知书。
经纪人第一时间通知了始的家人,隼坐在外面,浑身发寒。
“隼,好久不见。”
隼抬头,发现公主大人到了,赶紧礼貌地跟她打招呼。
“我已经听经纪人先生说过了,这件事你没有错。”公主大人温柔地看着他,“始这次做的很对,我为他感到骄傲。”
“所以,请不要自责。”

9.
幻境开始碎裂。
天空如蛋壳一般,一瓣一瓣被剥开,掉落,接着消散在半空中。
“隼,我想起来了。”始的身形渐渐开始变得虚幻,“那天我好像听到你的声音了,那时候你也在现场,对吗?”
“……嗯。”
“隼,不要自责。”始摸了摸隼的头发,“魔法不是万能的,你没有错。”
到底是母子,和公主大人说了一样的话。
隼眼底渐渐蓄积出眼泪,倔强地没有让它掉落。
“我不后悔,如果时间倒流,我还是会选择救那个孩子。”
“你让我遇见『小时候的你』,不就是希望我能把你拉出来吗?”
“可能这时候说这种话太狡猾了,但是再不说出口就真的再也没有机会了。”
“欸?”隼呆呆地看着他。
始直视着隼的眼睛,满眼都是认真,“隼,我喜欢你。”
“……”
天空已经碎的差不多了,地面开始崩塌。
“隼,你对我说过『希望心爱之人能好好的』,此时我中终于明白了它的含义。”
“这句话,我原封不动地还给你。”
“…………”
始撩起隼额前的头发,轻轻印上一吻。
“隼。”始一脸温柔,“我希望你能过的好好的。”
隼眨了眨眼,眼泪顺着脸颊滑落:“……嗯。”
漫长的七天梦境,终于到了该醒来的时候。
“始,我最喜欢你了。”
始温柔地应着:“我知道。”
蛋壳似的幻境,此时完全碎裂。
然而,碎的不仅是幻境,还有隼的心。
“始……真的是……太狡猾了。”

隼动了动手指,守在床边的夜吓了一跳。
“隼桑!隼桑!终于醒了!”
“……夜。”嗓子很哑。
夜赶紧给他喂了一杯水。
“隼桑,始桑他……”夜非常紧张。
出乎夜意料的是,隼很淡定。
“我知道。”
隼望向窗外,轻声说:“我答应过他了。”
樱花瓣随着风掉进一个小水池里,激起一圈涟漪。
一年樱花又盛开。

03 Jan 2018
 
评论(8)
 
热度(56)
© 宸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