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月歌偶尔邦邦。
偶尔会翻译。日语渣正在努力修行中。
本命始隼。
lof戳不动的话请戳微博:宸瑾_爆肝学习中。
请多关照啦~
 
 

(海春)暗黑囚笼

短篇合集点这里


*丧病报社系列


*话说在犹豫该写哪个cp的时候跟基友说了一下,然后她说了这么一句话:“暗黑系PLAY这种还是交给大人们吧”,顺便还提醒了我一下去看一下海的角色歌(Beast Master),于是很快的就这么愉快的决定是海春了~正好吃海春的不多可以放飞一下自我(……)


*第一次挑战暗黑系,OOC预警



   弥生春已经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了。

   被银白色的锁链锁住四肢,只能在不大的房间里移动,最多走到连着的小洗手间。房间没有窗户,只有一张大床和一套书桌凳,连一台电子设备都没有。这个房间里最多的就是书桌上放着的书了,弥生春平时除了躺床上发呆睡觉就只能看书。

   弥生春仰躺在床上,出神的看着眼前的天花板。

   门口传来敲门的声音。

   “春少爷,该就餐了。”穿着西服的管家端着餐盘走进来。

   “……已经到晚上了?不用了,我不饿。”

   “春少爷,您已经一整天没吃东西了,如果您还是不吃东西的话海少爷会惩罚我的。”

   “……好吧。”

    弥生春拿起筷子开始进食。饭菜被精心烹调过,看上去色香味俱全,但是弥生春食之无味。

   “我在这里多久了?”弥生春吃着饭,突然抛出来一个问题。

   “已经半年了。”

   “我能离开这里吗?”

   “这个……”管家看上去非常踌躇。

   “算了。”弥生春也没指望尽心尽职的管家先生能够回答他,放下碗筷,面无表情的说,“我吃饱了。”

   饭菜还剩下一半多,但是管家没说什么,迅速收拾好碗筷离开了。

   弥生春看着桌上夹着树叶书签的书,明明最喜欢看书,此时却完全没有看书的欲望,只想呆呆的坐着看着眼前的空气出神。

   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口再次传来了开门的声音,接着熟悉的脚步声逐渐靠近。

   弥生春听着熟悉的脚步声离自己越来越近,全身也绷的越来越紧。

   来人从后背圈住了他,语气亲昵:“春~”

   弥生春全身一抖,没出声。

   “春,为什么晚饭不好好吃?早饭和中饭也没吃对吧?你看你,都瘦成什么样子了。”

   “这和你没关系吧。”弥生春终于开口了。

   “哪里和我没关系?我可是春的恋人啊~”

    弥生春转过头,温柔的海蓝色眸子里满满的映着他。无声的笑了笑,更多的是自嘲的意味。

   曾经他曾沉溺在这温柔似海的眼眸中,如今,即使已经看习惯了,却还是会觉得有点心悸。

   毕竟这个囚禁着他的男人他爱了五年,可以说他现在对他的感情非常复杂。

   恨肯定是有的,但是更多的,还是现在已经根本不想承认的感情吧——


   弥生春是现役警察。

   不,现在已经不能说是现役了,因为他的档案已经被警局做了更改——

   弥生春,在一次出勤中殉职,28岁,授予勋章。


   弥生春是在五年前的春天遇到文月海的。

   那时候弥生春刚入警局,很多事都不懂,不过他头脑很好而且性格也好,很快就和一起工作的同事们熟悉起来,工作方面也学的很快,所以前辈们都愿意带着他一起出勤。

   弥生春至今都记得那一次出勤。

   原本只是缉拿抢劫犯,没想到竟无意中发现了一条贩毒链,弥生春原本是想按兵不动先通知局里,但是前辈看对方只有两个人,就想吃下这个功劳,毕竟能抓到毒贩肯定是大功一件。

   弥生春没法,只能和前辈一路尾随。

   两人一路追到一条小巷子里,意外发生了。

   原本以为只有两个人,没想到其实是一伙人。

   等弥生春他们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

   对方已经注意到并且准备包围他们。

   最可怕的是,他们有枪。

   弥生春虽然在警校上过枪支训练课,来到警局后也配了枪,但是完全没想到第一次开火是在这种情况下。

   经验明显不足再加上没有做好心理准备的弥生春拿着枪的手都在颤抖,一旁的前辈的表情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春,到时候我先开枪,你先跑,记住,开枪的时候绝对不要手软。”

   “那前辈你呢?”

   “我没事,毕竟是我坚持要来的,春你可是未来警局的一把手,绝对不能折损在这里,要是出了什么事局里的同事肯定会把我扒一层皮。”前辈虽然语气轻松,但是弥生春还是听出来了他话里的决绝。

   “前辈……”

   “别难过,再说我不一定会死。我数321,你就跑。”

   “……”

   “3,2,1,跑!”

   紧接着枪声响起。

   场面一片混乱,完全不容他细想,弥生春一边跑一边开枪,努力突出重围,在马上就要突出重围的时候,弥生春听到一个枪声,紧接着大腿传来剧烈的痛楚,让他直接摔在地上。

   好痛……原来被枪打中会这么痛……

   剧烈的痛楚让弥生春的意识开始模糊了,恍惚间好像看见前方有人朝他开枪。

   难道我要死在这里了吗……

   “砰!”前方的人开了一枪。

   弥生春不由自主的闭上眼,准备迎接死亡的来临。

   然而预想的痛楚并没有来。

   “嗯?”弥生春疑惑的睁开眼,发现前方的人拿着枪……接着连续朝他身后开了好几枪。

   “……”这人,是来救他的?是警局的人吗?

   然而如今思考也变得越来越困难,弥生春的意识越来越模糊,捂着伤口的手已经完全被染成了鲜红色。

   迅速解决掉弥生春身后的人,那人冲过来扶住他,着急的问:“还好吗?榊!快拿止血绷带过来!”

   弥生春想回答他,但是他的意识越来越昏沉,最终还是坠入了黑暗。


   等弥生春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很舒适的床上。

   这张床真的好舒服啊……等等,我怎么会在床上?!

   弥生春猛的睁开眼想坐起来,紧接着又被大腿传来的痛楚直接摔回床上。

   好痛……

   这时候房门被推开,走进来一位棕发的男子,手里端着一碗粥。

   “醒了?”

   “嗯,谢谢你救了我。”虽然当时意识已经很昏沉了,但是弥生春还是看清了救了他的人的相貌的。

   “没什么。先不说这个,你的大腿被子弹击中,不过子弹已经被取出来了,不用担心。”

   弥生春小心翼翼的摸了摸自己的大腿,大腿已经被缠上了一圈绷带,一摸就知道绝对是出自专业人员之手,不由得感激的道谢。

   “真的非常感谢。对了,前辈怎么样了?”

   “你是说和你一起的那位?他受的伤比你严重的多,已经送往正规的医院治疗了,不过已经脱离了危险期,只需要静养一段时间就好。”

   “真的吗?!真的非常感谢!!!”听到前辈没事,弥生春彻底松了口气,下意识的忽略了一些事情。

   “话说,你已经昏迷了两天了,肯定饿了吧,先吃点东西。”

   “那个……”

   “我叫文月海,你呢?”

   “我叫弥生春。”弥生春有点懊恼一向擅长外交的自己居然会忘记先做自我介绍,肯定是人刚醒身体机能还没恢复的原因。

   “叫我海就好了。叫你春可以吗?”

   “好的,海。”

   “春,先吃点东西吧,我喂你。”

   “不……不用了,我自己能吃。”弥生春的脸染上薄红。

   “不要勉强自己了,刚刚明明坐都坐不起来。”

   “……你看到了啊。”被看到自己的窘况,弥生春的脸更红了。

   文月海按了一下床头一个开关,接着床头自动抬高,方便弥生春喝粥。

   “真的很感谢……”

   “好啦,不用再道谢了,要是真的想谢我的话,以身相许怎么样~?”文月海眨眨眼。

   “欸——?!”

   “开玩笑的啦~”

   “海!!!”

   这时候弥生春完全没想到,后来两人真的走到了一起。


   再把时间调回到半年前。

   弥生春接到一个紧急任务。

   三天后港口会有黑道进行军火交易,他们的任务就是在交易之前把军火扣下并逮捕那些人,必要的时候可以用枪。

   文月海知道这个任务后心里一直觉得很不安。

   “春,能不能不去?”

   “海,我是副队长,有不得不做的事情。再说这件事和你们没关系吧?”

   “是没关系,但是……”

   “不用担心,海。”弥生春露出一个安心的笑容。

   “……好吧。”毕竟在一起这么多年了,文月海很清楚弥生春的性格,知道他意已决,没有再开口。

   到了当天,文月海的担心成真。

   那个情报根本从头到尾就是一个骗局,弥生春等人被困在了码头,差点被活活烧死,还好文月海及时带人救了他们。

   那次事故震惊了整个警界,因为错误的情报差点导致整个精英小队全军覆没,还好副队长反应迅速牺牲了自己救了其他人,成功的阻止了惨剧的发生。即便如此,警方还是因为失去了一位人才扼腕不已,授予了他勋章,不过后来这些事弥生春都不知道。

   因为这次的事故让弥生春在床上足足躺了三个月。

   “比五年前还多了一个月呢。”文月海笑眯眯的给弥生春喂饭。

   “……海,我已经能自己吃了。”被当作小孩让弥生春觉得很不好意思。

   “这是情趣啦,情趣~”

   “好好好。”弥生春拿文月海没辙。

   三个月的时间过得很快,弥生春身上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于是他打算回警局继续工作。

   仿佛知道弥生春的想法一般,当天半夜,弥生春睡得迷迷糊糊的感觉到自家恋人好像回来了,微微睁开眼打算打招呼,紧接着被干脆的“喀嚓”声吓了一跳。

   “海?”弥生春睁开眼,一脸疑惑的看向文月海。

   窗外的月光透进来,由于弥生春没戴眼镜看不清楚文月海的表情,只能大概的看到他好像在床头弄着什么,没过多久,文月海走过来拉过弥生春的手腕——

   “咔嚓”声异常清脆。

   “!?!”弥生春一脸惊恐的晃了晃自己的手腕,不重,带着金属特有的碰撞声,赤裸裸的告诉他一个事实——

   他被囚禁了。

   “海?!”这时两人凑的比较近,弥生春清楚的看清了此时文月海的脸。

   文月海面无表情,仿佛只是做了一件类似于“吃饭喝水”这样普通的事情。

   这样的文月海,让弥生春感觉很陌生。

   一直以来文月海总是带着温柔的笑容,就算是三个月前不让他出门的时候也是着急带着愤怒的表情……这时候弥生春才发现,他好像从来没有见过文月海面无表情的样子。

   这样的文月海,让他感觉很陌生,也感到有些害怕。

   “海,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吧?赶紧解开……”弥生春小心翼翼的说。

   文月海爬上床抱紧弥生春,用的力气之大甚至让弥生春感觉到了疼痛。

   “我不会再让你离开我了……”

   “……海?”

   “春,我从来不是什么好人。”

   “……?”弥生春的脑子一时没转过弯来。

   “人畜无害,温柔宽容的一面,只是我的表面。”

   “……”

   文月海轻笑一声,“我本来……不想暴露我的另一面给你看的。”

   “……我不知道的另一面?”弥生春终于成功转过弯来,试图以理服人,“不管海有多少面,海都是海啊,我最爱的海。”

   “呵……”文月海自嘲的笑了笑,“可是我忍不住了。”

   “……”

   “我明明想尽了办法阻拦你,但是你坚持要去,你知道我看到你差点葬身火场的时候,我是什么心情吗?”

   “我……对不起……”弥生春理亏。

   “所以,不要离开了,留在我身边吧。”

   “我还有工作……”最后的挣扎。

   “警局那边已经在你的档案上写着『因公殉职』了。”

   “……”弥生春傻眼了,打算使用迂回政策,“海,那你也不能囚禁我,我也是一个成年男人啊……”

   “我已经抓住你了。”文月海笑得危险意味十足,“别想逃,春。”

   这时候弥生春冷静下来,看着已经明显黑化的文月海,只能先顺着他再考虑以后的事情了。

   “我不会走的。”

   “春,不要离开我。”

   “好。”

   话是这么说,不过弥生春已经开始规划逃跑计划。

   事实证明,不管是在警局还是这里,『作死之春』的称号一直都是有效的。


   弥生春完全没想到自己原本应该万无一失的逃跑计划会失败,结果只来得及找了个人传了个口信给睦月始告诉他他还活着。

   “は——る——”

   弥生春脸色一白,看着眼前笑眯眯的文月海,他知道。

   自己再也逃不掉了。

04 Jan 2017
 
评论(23)
 
热度(64)
© 宸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