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月歌。 学习日语中。
偶尔进行月歌及后辈组相关的翻译。
本命始隼。
自产粮始隼/海春/阳夜/新葵/郁泪/恋驱。其他cp粮香也吃www
女神组cp也吃,不过只吃gl,不吃bg。
欢迎来唠嗑~
 
 

(新葵)梦里花开(上)

100fo点文第一篇www

古代背景,不过由于蠢作者不会古文(……)所以还是写的白话,另外要是有BUG请当是隼桑的魔法(……)我对日本历史完全不了解完全靠百度的orz……

(新葵)梦里花开(

短篇合集点这里



“先生!”

臯月葵正在收拾书的手一顿:“嗯?怎么了?”

“这里我不是很懂……”

“啊……这里啊,这里应该是……”

臯月葵微笑着细心的讲解着,不时拿着笔在稿纸上写写画画。

“我懂了,谢谢先生!我先回家啦~”

“好的,路上小心~”

“好~”

臯月葵收拾好自己的书,回到自己的住处。

“我回来了~”

“恭迎臯月少爷。”管家已经早早的站在门口等他了。

“管家桑,不用这么礼貌的,直接喊我葵就可以了……”臯月葵有些无奈。

“臯月少爷,礼不可废。”

“哎……”

臯月葵放弃争执。这件事已经说了很久了,但是古板的管家一直不肯改口。不过比起最开始的『老爷』,现在已经是很大的改善了。臯月葵这么安慰自己。

“臯月少爷,刚刚朝廷来人了,是时候开始准备『文章生试』了。”

“好的,我知道了。”

臯月葵是大学寮的大学头,就是类似于长官这样的职位。大学寮是负责学生教育,考试的部门,每年臯月葵都会负责出题,不过具体的考试监考之类的都由他的下级来做。于是他向朝廷申请开办一个学堂,招收一些普通家庭的小孩教他们读书,要是有天赋好的孩子会直接被收入寮里。朝廷准许了他的请求,所以他平日空闲的时候会来教孩子们读书。

臯月葵把书放在桌上,抬头看了看天色,天色还早,于是他决定出去一趟。

“我出去一趟买点东西。”

“臯月少爷,已经有点晚了,让下人帮您去买吧。”

“不用了,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那,路上注意安全。”

臯月葵带上钱,打算去买点墨和纸,家里的快用完了,还可以顺便看看有没有新品种的笔。

走在街上,路边的小摊贩已经准备收摊了,臯月葵紧了紧自己的衣服,加快步伐往常去的店走去。

常去的店就在前方不远处,这时候突然人群一阵骚动,紧接着马蹄声传来。

臯月葵还没反应过来,突然被拽了一把,接着整个人被带上马。

“??!!”臯月葵下意识的挣扎。

“别动,想掉下马吗?”耳边传来一个低沉的男声。

臯月葵立马乖乖不动了。

开玩笑,要是掉下马他不死也会残啊……

臯月葵完全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臯月葵身后的男人说完那句话后就再也没出声,两人一路沉默的出了城。

这时候臯月葵终于反应过来,“你是谁?!你要带我去哪?!”

“绑架。”男人惜字如金。

“……哈?”臯月葵一脸懵逼,“你绑架我做什么?我只是一个普通老百姓啊!……等等,你为什么要绑架人啊?”

“卯月新。”

“……哈?”臯月葵有点跟不上他的思维。

“我叫卯月新,叫我新。”

“噢,我叫臯月葵,叫我葵就好……等等!哪里不对吧!”臯月葵内心(╯‵□′)╯︵┻━┻

卯月新再没有理会臯月葵,继续骑马。

臯月葵冷静下来,卯月新已经完全不搭理他了,只能等到达目的地再说了。

等两人到达目的地,臯月葵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这片土地被栽种了大片的樱花树,现在正是樱花盛开的时节,臯月葵被眼前樱吹雪的美丽景象吸引了。

“好漂亮……”臯月葵不由自主的赞叹。

“以后每天都会看到的。”

“……”臯月葵消化了一下卯月新这句话里的信息量,刚想开口,这时候突然跑出来一位女性,直接冲过来抱住卯月新来了一个埋胸杀。

“新!!!你去哪里了!!!”

“……”臯月葵在一旁目瞪口呆的看着。

“优花姐,先放开我……”卯月新挣扎着说,“呼吸不了了……”

“哎呀~不好意思~”卯月优花松开卯月新,继续教训他,“新!你是不是进城里了!不是都说了不要去吗?我就是随口一说!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能带一个先生回来……”

“带回来了。”卯月新指了指在一旁的臯月葵。

“……哈?”卯月优花这才注意到一旁的臯月葵,“等等,这不会是你拐回来的吧?!”知弟莫如姐。

“不是,是我光明正大的带回来的。”当着所有在场人的面。

“……”卯月优花很了解她弟弟的习性,直接给了他一个爆栗。

“疼!”

收拾完自家弟弟,卯月优花一脸抱歉的对臯月葵说:“我叫卯月优花,是这孩子的姐姐。真的不好意思,自家弟弟给您添麻烦了,天色不早了先在这里休息一晚吧,明天早上会派人送您回去的。”

臯月葵本来对他被绑架这事既害怕又疑惑,不过比起被绑架,他更在意他们俩的谈话内容。

“姐姐,刚刚说的找一个先生是……?”

“啊,那个啊……”说起这件事,卯月优花的表情有点黯淡,“我们住在郊外根本就没有可以教书的先生,孩子们都想读书,但是我的水平有限只能教些基本的识字……今天和其他大人商量看能不能聘请一位先生过来,这孩子应该是在外面听到我们的谈话了,我们讨论完出来就发现他不见了半天都没找着人,没想到他直接进城把人拐回来了,给您添麻烦了真的很对不起。”说完鞠了一躬。

知道了事情来龙去脉的臯月葵哭笑不得:“街上那么多人,为什么会选择我呢?”

“直觉。”

“别看我弟看上去很不靠谱,但是其实他的直觉很准的哦。”

“……”

臯月葵想了想自己的行程表,可以空出来几天,于是决定留下来帮一帮他们。

“我确实是一位教书先生,可以留下来帮你们教几天书。”

“欸?!真的吗?!”卯月优花完全没想到对方被拐带过来还愿意帮助他们。

“嗯。”臯月葵点点头,“话说,这里是哪里啊?为什么会住在郊外?”

“啊……那个啊……”卯月优花表情有点犹豫。

“因为我们是土匪啊。”卯月新倒是一脸淡定的坦白。

“新!”

“……哈?!”臯月葵再次懵逼。

“所以说我们是……”

卯月新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忍无可忍的卯月优花拍了回去。

“葵君,我和你解释一下。”

原来,卯月优花和卯月新的父亲曾经在朝廷任职,本来一家人和乐融融,直到某一天,卯月爸爸被人陷害连带了整个卯月家,卯月妈妈拼了命把他们俩送了出去,他们眼睁睁的看着自家大宅着了火,最后连父母的骨灰都收集不到。

卯月优花流着泪牵着自家弟弟发誓,一定会让陷害他们的那个人付出代价。

因为事出突然,卯月优花和卯月新身上并没有带值钱的东西,两人过了一段时间的流浪生活后被一对夫妇捡到。

那对夫妇就是这个寨子的主人,据说他们的孩子在朝廷任职后来被人陷害尸骨无存。他们用尽办法也查不到凶手,悲痛之余他们开始收养孩子,这些孩子大多都是孤儿。

“随着孩子收养的越来越多,虽然大多孩子都会出去赚钱,但是还是入不敷出,所以后来实在是没办法开始打劫过路的商人……不过我们打劫也是看人的,只打劫黑心商人。”

“……”臯月葵觉得打劫不好,但是他以他们的立场想了一下,说不出什么话来。

“然后我们就被称作『土匪』了。嘛,也是没办法的事……”

“嗯……”

臯月葵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把他也在朝廷任职这件事隐瞒,因为他们看上去很恨朝廷的样子。

“孩子们都长大了想读书,作为姐姐的我,怎么能不满足他们这样的愿望呢……”卯月优花的语气有些悲伤。

臯月葵想了想,几天不回去应该……没什么关系吧?以前也有过突然被留在宫里工作好几天没能回去的情况,所以应该不会有问题。

“姐姐,放心吧,我来教他们。”

“葵君,真的是太感谢了!”

“没,我也很想帮助他们,不过我只能在这里停留一周,不然我家人肯定会来找我的。”

“嗯嗯好的~我去给你安排住处~”

“好,麻烦了。”


傍晚,臯月葵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于是决定出去走走。

披好衣服走出门,一眼就看到不远处坐在一棵樱花树下的卯月新。

卯月新听到脚步声,警惕的回头,看到是臯月葵后放松下来。

“是葵啊~”

“新,还没睡吗?”

“嗯,想些事情。”

“怎么了?”感觉他并不是会半夜出来思考事情的人。

臯月葵走过去,并肩坐在卯月新的旁边。

“葵,对不起。”

“???怎么突然道歉?”

“直接把你绑架过来。”

“啊……那个啊,没事啦。”臯月葵摇了摇头表示已经不介意了,“话说,这里的樱花真的好漂亮,我们家虽然有种樱花树但是只有门前的两棵,真的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片的樱花树,樱吹雪真的好美。”

“我和优花姐刚来到这里的时候这片樱花树就已经存在了。”

“欸……”

“我被称作『樱花的奇迹』。因为在我出生的那一年,我们家的樱花一直没有开放,然后到我出生的那一天樱花全部开了,所以被称作『奇迹』。”

“欸……还有这样的事啊,新和樱花真的很有缘分呢。”

“嗯。”

臯月葵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接话,于是两人坐在一起看着樱花默默无言。

不知道过了多久,臯月葵感觉到自己的肩膀一沉,转头一看发现卯月新已经靠着他的肩膀睡着了。

“新?新?”

臯月葵推了推卯月新,然而卯月新并没有醒。

由于并不知道卯月新的房间在哪,臯月葵只能一脸无奈的把卯月新带回自己的房间。

一路上这么大的动静居然都没醒……也是服气了。

把卯月新弄进被窝里,臯月葵犹豫了一会,自己也钻了进去。

毕竟没有多余的棉被,这个点臯月葵也不好意思把卯月优花喊起来,反正两个大男人一起睡一晚上也没什么。

“晚安。”


当晚臯月葵做了个噩梦。

梦到自己被章鱼七手八脚的缠住,差点呼吸不过来。

然后就醒了。

臯月葵醒来后发现自己的脖子被卯月新紧紧的抱着,腿也不安分的紧紧圈在他的腰上。

难怪会做那样的噩梦……

臯月葵一脸无奈,他试图先挪开搭在他腰上的那只腿,成功挪开后接着试图把圈在他脖子上的手臂也挪开。

这时候卯月新醒了。

“早上好……葵。”打完招呼后又闭上了眼。

“新,早上好。”臯月葵眼角抽了抽忍住打他的欲望,“可以把手臂松开吗?好难受。”

“嗯。”卯月新听话的把围在臯月葵脖子上的手臂松开,然后……放在臯月葵的腰上圈好,指尖按在了他的臀瓣上还下意识的戳了戳,还用头蹭了蹭臯月葵的脸。

“……”从小到大从没被耍过流氓的臯月葵懵了。

“好困……再睡一会。”

在臯月葵风中凌乱的时候,救命稻草——卯月优花过来敲门了:“葵君,起来了吗?”

“姐姐……能不能进来一下……”臯月葵欲哭无泪。

卯月优花以为臯月葵出了什么事,连忙推门,推开门后直接被眼前的景象闪瞎了眼。

“新怎么会在葵君的房间里?!昨晚你们俩……”看到他俩的姿势,卯月优花的表情一脸微妙。

难道弟弟和葵君昨晚……

“昨天晚上在外面碰到新就聊了会天,后来他睡着了,我不知道他的房间就带回来了。早上一醒来就成这样了。”臯月葵完全不知道卯月优花的内心戏,一脸正直的解释。

“咦?晚上新居然没睡觉在外面?太稀奇了。”要是卯月优花知道昨晚卯月新居然说了很长一段话估计会更惊讶。

等等,关注点好像哪里不太对。

“新!!!你怎么能对刚认识没两天的人耍流氓呢!!!”

终于反应过来的卯月优花抬手就给卯月新一个爆栗。

“疼!”卯月新直接被打醒了,“因为葵的气息很舒服啊。”

“葵君,真的不好意思,我弟弟他有点……流氓。”卯月优花表情有点尴尬。

“……”

第一天早上就被耍流氓的臯月葵有点担忧他接下来的生活。


12 Jan 2017
 
评论(5)
 
热度(43)
© 宸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