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月歌。 学习日语中。
偶尔进行月歌及后辈组相关的翻译。
本命始隼。
自产粮始隼/海春/阳夜/新葵/郁泪/恋驱。其他cp粮香也吃www
女神组cp也吃,不过只吃gl,不吃bg。
lof戳不动的话请戳微博:宸瑾_爆肝学习中。
请多关照啦~
 
 

(新葵)梦里花开(下)

本来是打算昨天写完的但是又再次越写越多orz……结果过了零点了……拖到这么晚真的对不起(土下座)

由于这一次字数爆炸了,所以为了协调一点于是我把(中)的部分挪到(上)里面了,内容是完全不变的所以不用去补(上)的部分www

(上下加起来的字数居然过10000了orz 我好像第一次把短篇写这么长……)

第一篇100fo点文到这里就结束啦,希望大家食用愉快~

(新葵)梦里花开(上)

短篇合集点这里



既然人已经醒了,于是臯月葵成功的摆脱了卯月新牌抱枕准备去洗漱。

洗漱完后,臯月葵晃悠了一圈,发现卯月优花在厨房里。

“姐姐,在准备早饭吗?我来帮忙吧。”

“欸?葵君会做饭吗?”

“会一点,和妈妈学的。”

“太好了,真是帮大忙了,都快忙不过来了。”

“交给我吧!”

一起准备了早饭,端出来后大家都特别高兴能吃到一顿丰盛的早饭。

“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先生哦~”

“大家好,我叫臯月葵,请多关照~”

“请多关照!”

“顺带一提,这里的早饭有很多是葵君准备的~”

“欸?葵做的?”卯月新面无表情的看向臯月葵。

臯月葵一瞬间觉得有点亚历山大。

“别看新总是面无表情的,其实他在表示惊讶啦,相处久了就会明白了。”卯月优花笑着给臯月葵解释。

“诶?这样啊。新,尝一尝我做的菜味道怎么样。”

“嗯。”

卯月新夹了一筷子烤鱼放进嘴里:“好吃。”

听到卯月新的评价,臯月葵松了一口气。

“太好了……”

“葵君的厨艺真的很好欸,感觉我的手艺比不上你呢。”卯月优花笑着打趣。

“欸?哪有……姐姐也做得很好吃。”臯月葵脸红了。

“葵君真是太可爱了~快吃吧,饭要凉了。”

“好的。我开动了!”


吃过早饭,小朋友们把臯月葵团团围住。

“先生!早饭很好吃!”

“谢谢~”看着可爱的孩子们,臯月葵不禁露出了笑容。

“先生教我们什么呢?”

“唔……”臯月葵想了想,“有没有书呢?”

“有的有的,优花姐姐买了很多书。”

“那我们先去看看吧。”

“好~”

臯月葵被小孩子们领进书房,进房间后被满满一书架的书微微吓了一跳。

姐姐真的,很重视这些孩子们呢。

臯月葵看了看书名,最终拿了一本出来。

“今天先学这本好不好?”

“好!”

教学的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已经快到中午了。

卯月新慢悠悠的走着,迎面碰上卯月优花。

就在两人就要擦肩而过的时候,卯月新突然喊住了她。

“优花姐,去哪?”

“啊?我打算去一下书房,马上就要开饭了。”

“我来吧。”说完卯月新转了个身往书房的方向移动。

“欸?”自家弟弟什么时候这么勤快过了?

卯月优花一瞬间表情有点微妙,她觉得她好像知道了点什么。


卯月新走到书房门口,听到里面整齐的读书声,他轻轻推开门,走到臯月葵身边。

正在专心听孩子们读书的臯月葵一脸疑惑的看向突然造访的卯月新。

卯月新凑到他耳边低声说:“吃饭。”

呼在耳边的气流让臯月葵忍不住抖了一下,连忙点头表示他知道了。

等孩子们读完,臯月葵合上书本。

“该吃饭了哦~”

“欸——”孩子们有些不乐意。

“我们吃完饭休息一会再继续好不好?”

“好——”


吃过午饭,臯月葵和卯月优花哄孩子们睡午觉,之后臯月葵也准备回房间休息一会,推开房间门,发现卯月新坐在椅子上静静的看着他。

“新?怎么了?”臯月葵以为卯月新找他有什么事。

“睡觉。”

“欸?”

卯月新走过来牵住臯月葵的手,“一起。”

“欸——?!”终于反应过来的臯月葵脸红了,“等等——为什么要一起睡?!”

“葵的体温很温暖。”

“……”臯月葵想起来卯月优花说过的话。

新这孩子就像猫一样慵懒,平常都是我行我素的,所以麻烦葵君平时看着他一点别让他做傻事,新好像很喜欢葵君的样子。

……果然和猫一样呢。

不知道为什么,他对卯月新一直有种熟悉的感觉,但是又说不出来这种感觉是什么,这种感觉让他说不出任何拒绝的话。

“可是可以,但是不能再抱住我了。”一脸严肃。

“嗯。”


话是这么说,一段时间后卯月优花受孩子们之托来喊臯月葵起床,臯月葵悠悠转醒后发现卯月新抱着他睡的正香,默默叹了口气。

算了,没再让他做噩梦就好。

臯月葵轻轻挣脱卯月新的怀抱,起身穿好衣服往书房走去。


下午上算数课,中途卯月新突然推门走了进来。

正在一个个教孩子们怎么解题的臯月葵一脸诧异的看向卯月新。

卯月新没注意臯月葵的表情,径直走向其中一个因为解不出题急的抓耳挠腮的小朋友,面无表情的说:“先……再……”

卯月新只说了几句话,但句句都是重点,小朋友很快就按卯月新给的思路把题目解开了。

“谢谢你,新哥哥!”

卯月新微微点头,接着帮下一个小朋友解题。

这时候臯月葵反应过来,也接着讲解题目,两个人一起很快就把孩子们的疑惑给解决了。

解决完孩子们的疑惑后,卯月新坐在旁边的凳子上示意臯月葵继续讲知识点。

接下来的时间,如果臯月葵在讲解知识点,卯月新就会坐在凳子上等他说完,孩子们开始解题的时候,卯月新就会和臯月葵一起解决孩子们的疑问。

多了一个人效率高了很多,一下午讲了很多的知识点,完全超出臯月葵的预期。

布置完课后作业,孩子们欢天喜地的准备出去玩,卯月新坐在一旁等着臯月葵收拾好书本。

“新怎么突然会过来?”憋了一下午的话这时候终于能问出来了,臯月葵觉得他并不是会做这些事的人。

“想帮葵。”

“……那以后都来帮我吧。”有免费的劳动力不用白不用,而且不知道还能不能找到教书先生,所以在有限的时间里臯月葵想尽可能的教孩子们更多的东西。

“我只会算数。”

“……”偏科是很严重的问题啊少年!


晚饭过后臯月葵帮卯月优花一起收拾碗筷,收拾完后打算回房间看书,抱着刚刚从书房拿过来的书,一推开房间门就看到卯月新正坐在椅子上默默看着他。

……这个场景好像似曾相识。

臯月葵面无表情的关上门,再打开。

卯月新坐在椅子上安静的看着他犯蠢。

“……新,为什么不回你的房间?”这是赖着他不走了吗?

“我喜欢这里。”

“……”

“啊~好累。”

“……”

虽然不是他请求卯月新的,但是卯月新确实帮了他一下午的忙,所以根本说不出绝情的话。

“那……我要看书了,不能打扰我。”

“嗯。”

卯月新站起来钻进被窝里,闭上眼睛一副准备要睡觉的样子。

新真的很喜欢睡觉呢……

臯月葵走进屋开始看书。

全程卯月新都很安静,看书看入迷的臯月葵甚至已经完全忘了屋里还有另一个人存在。


等臯月葵意犹未尽的合上书,已经很晚了。

这时候臯月葵才猛然想起来屋里还有一个人,连忙回头,发现卯月新已经睡着了。

臯月葵无奈的笑笑,脱掉外衣掀开被子的一边钻进去。

掀开被子的寒气把卯月新冻醒,微微睁开眼:“葵?”

“不好意思,冷到你了?”

“还好,葵很冷吗?”

现在是三月末,傍晚的温度确实有些低。

“有点……”

这时候卯月新突然伸手抱住臯月葵,一副还没睡醒的样子迷迷糊糊的说:“抱住就不冷了。”

“欸?!不用了……!”

“没事,很快就暖和了。”抱着臯月葵的手臂有些发抖。

明明被我的体温冻到发抖,却还是执着的抱住我传递体温。

臯月葵垂下眼帘,不想让卯月新看到他眼中的情绪。

心里感觉有什么东西要膨胀开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臯月葵会在上午教国学,下午教算术,每天下午卯月新都会来帮忙。

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一周。

晚上臯月葵收拾好碗筷后回到房间,毫不意外的发现卯月新窝在他的被窝里昏昏欲睡。

今天臯月葵没有拿书,最后一天了,他想和卯月新聊聊天。

“新?睡了吗?”

“没。”被子里传来闷闷的声音。

臯月葵钻进被窝里,卯月新轻车熟路的抱住他。

臯月葵已经完全放弃了抵抗,因为他知道没有任何用处。

“明天早上就要回去了呢。”

“嗯。”

“小朋友们都挺舍不得我的,不过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啊。”

“嗯。”

“新,你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听着卯月新冷淡的回应,不知道为什么臯月葵的心有些空落落的。

“嗯,有。”语气顿了顿,“其实我早就认识葵了。”

“欸?!”

臯月葵一脸懵逼,他完全不知道这件事。

“小时候我曾跟着父亲进过宫,那时候见过葵,我们俩还一起玩过。”

“欸?有这件事么?我完全不记得了……”

“我当时躺在草地上睡觉,你走过来把我摇醒说会感冒,然后拉着我一起看书,中午还在一起吃饭。”

“欸……”

“下午我找了个借口跑到树上睡觉,然后你跑来找我,突然在树下大声喊注意安全,我被吓了一跳结果从树上摔下来拿你当了人肉靠垫。”

“……那个人是新啊?!”那次当了人肉靠垫被撞的很疼,所以臯月葵印象很深,“那次好像撞到头了,我醒来后把进宫之后的事情全忘了……我撞到头了还是家人告诉我的。”

“抱歉。”这件事卯月新完全不知情。

“没事啦,倒是我该说对不起,完全把新忘了。”

卯月新摇摇头,表示不在意。

不知道是不是幻觉,臯月葵好像看到卯月新的脸有点红。

“还有,前几天的出门也是有预谋的,我听到优花姐说想找一个教书先生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想到葵,因为葵很喜欢看书,小时候和我说过你想当一名教书先生。”

“本来只是抱着看运气的心理的,因为不知道能不能碰到葵,没想到真的在街上看到你了,想也没想就拐回来了。”

“葵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单纯好骗。”最后补充了这一句。

“……新!”

臯月葵本来想说些什么,但是卯月新接下来的话直接让他愣在当场。

卯月新紧紧抱住他,凑到他耳边轻声说:


“我喜欢你,葵。”

“小时候就很喜欢你了。”


臯月葵愣愣的看着卯月新,完全没反应过来。

喜欢他的姑娘有不少,也收到了不少姑娘们的手作,不过他都是礼貌的回绝,长这么大他还从来没有过心仪的对象。

本来是下意识的想回绝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回绝的话说不出口……

这种感觉是怎么回事呢……

卯月新面无表情的等着臯月葵的答复,圈在腰上的手臂轻微颤抖着,泄露出他的紧张。

我……是不是……也是喜欢新的?

想到这点,臯月葵的呼吸一滞,感觉有什么东西破土而出。

“其实……我……”

“我也……”

本来已经做好了会被拒绝的思想准备的卯月新听到了意料之外的回复,瞳孔下意识的睁大。

等臯月葵反应过来他刚刚到底说了什么,已经晚了。

卯月新直接吻住他,伸出舌头与他的舌头交缠。

“轰——”

臯月葵的脸彻底红透了。但是,他并不反感这个吻,相反,他觉得很雀跃。

感觉心里的一部分被填满了。

他是真的很喜欢卯月新的。

两人吻着吻着,臯月葵感觉好像有哪里不太对。

原本圈在他腰上的那只手不安分的钻进他的衣服里,揉捏了一把。

“新!”

“相信我,葵。”

“欸?”从来没看过那方面书籍的臯月葵一脸懵逼。

“会让你很舒服的。”

“噢……”虽然不知道卯月新接下来要做什么,但是臯月葵下意识的选择相信他。

虽然事后非常后悔就是了。

樱花从没关严实的窗户飘进来,一室旖旎。


第二天早上。

臯月葵睁开眼准备起床,刚坐起来就感受到腰部的疼痛,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

新那家伙……!!!

臯月葵揉了揉自己的腰,咬牙切齿的看向还在睡梦中的罪魁祸首。

来到饭厅,意外的发现所有人都已经坐在饭桌旁等他了。

“早上好。”

“早上好~”

大家都知道今天是臯月葵离开的日子,气氛一时有些沉闷。

吃过早饭,卯月新才姗姗来迟。

“新,你又睡懒觉!明知要送葵君回家!”卯月优花给他一个爆栗。

“疼!”

卯月新随便吃了几口就和大家一起出了屋子。

“葵君,这段时间真的很感谢你。”

“没,这段时间我也很开心。”

“先生!”孩子们一脸不舍。

臯月葵摸了摸孩子们的头发,语气温柔:“有时间我会来看你们的。”他很喜欢这群乖巧的孩子们。

“葵君,走吧,我们已经备好马车了。”

“好的,辛苦了。”

在臯月葵准备上马车的时候,异变突生。

远方传来马蹄声。

卯月优花一愣,接着很快反应过来:“有敌人!快去拿武器,孩子们赶紧躲起来!”

所有人迅速回屋,该躲的躲起来,该迎战的拿好武器。

“葵君,你也躲起来吧。”

“不,我也是男人,应该尽一份力。”

“好。”卯月优花递给臯月葵一把刀。

所有人戒备着等待敌人来袭。

等看到为首的人的脸的时候,臯月葵愣住了。

“千寻哥?!”

为首的正是臯月葵的哥哥,臯月千寻。

“葵!”看到弟弟,臯月千寻非常激动。

“欸?!哥哥?!”所有人都一脸诧异的看向臯月葵。

“你果然在这里!他们有没有把你怎么样?!”

“我没事,这里的人都很好。倒是千寻哥你怎么会在这里,不是出征去了吗?”

“昨天我就回来了,一回来没看到你,管家说你应该呆在宫里,可是我在宫里并没有看到你,觉得事态不对就让人查了一下,发现城外有个山匪窝,觉得你可能被劫持了就赶紧过来了。”

“我真的没事,我是过来教书的。”臯月葵隐瞒了最开始自己是被拐过来的这件事。

“教书?”臯月千寻知道自家弟弟平时会教孩子读书,没想到山匪也会想读书。

“所以,放过他们吧,他们都是好人啊。”

“……这个恐怕不行。”

臯月葵心里咯噔一下:“为什么?!”

“我打算来这里的事被天皇大人知道了,天皇大人下令要我除掉这个山匪窝……”

“……”

“葵君,不用替我们说话了,我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的。”卯月优花听完对话,勉强笑了笑,“既然如此,那便战吧!”

“姐姐……!”

“葵,退后!”

臯月千寻推了臯月葵一把,被臯月葵的副官接住。

“臯月桑!您没事吧?”

“你怎么也来了?”

“您一周没来宫里了,我担心您出了什么事,正好听到臯月将军要出兵来找您的消息,就申请跟过来了。”

“能不能阻止这场战争的发生?”

“……臯月桑,这是天皇大人的命令。”

他都懂,但是……

看着已经厮杀起来的双方,臯月葵一脸紧张。

“臯月桑,您是在担心臯月将军的安危吗?臯月将军很厉害的不用担心。”

“我……”臯月葵不担心自家哥哥,他担心的是……

“臯月桑,您没事的话,我也去战斗了。”

“等……”

没等臯月葵的话说完,臯月葵的副官就提起刀加入了战场。

臯月葵看着混乱的场面,握紧了自己手中的刀,犹豫着该不该加入战场,可是双方都是自己认识的人,他不知道该如何抉择。

到底该怎么办……

正在臯月葵犹豫的时候,他的副官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卯月新的背后,抬刀就向他刺过去。

“新——!”

伴随着臯月葵撕心裂肺的喊声,副官的刀没入卯月新的胸膛。

被刺中的卯月新身体一抖,控制不住的倒在地上,鲜红的血液染红了地面。

臯月葵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拿着刀的手一松,落在地上,全身都在颤抖。

听到臯月葵撕心裂肺的喊声,卯月新吃力的抬起头看向臯月葵,努力朝他露出一个微笑,接着无声的说了一句话。

懂一点唇语的臯月葵看懂了卯月新想说的话,眼泪忍不住落了下来。

『对不起,葵。』

“新……”

看到臯月葵的眼泪,卯月新接着说。

『不要哭。』

“新!!!”

卯月新定定的看着他,用尽最后的力气开了口。

『葵,我爱你。』

说完,闭上眼睛,身体不受控制的倒了下去。

臯月葵的眼泪如同断了线一般的往下落。

因为他知道,他家的新再也不会起来了。

再也不会厚着脸皮呆在他房间不走了。

再也不会提前帮他暖好被窝了。

再也不会抱着他睡觉了。

再也不会给小朋友们教算数了。

再也不会偷偷溜进厨房偷吃他刚做好的食物了。

再也不会对他耍流氓了。

再也不会对他露出少有的笑容了。

再也不会和他说话了。

再也不会……

再也不会见到他了。

臯月葵看着不远处的尸体,不想接受眼前的现实,身体止不住的后退。

然而他忘了,身后是一条河。

意料之中的落水。

臯月葵本来是会水的,但是,他想起来刚刚那一幕,身体就完全使不出力气。

如果两人在同一段时间内死的话,在黄泉路上应该碰得到吧?

这个想法一旦冒出,很快就生根发芽,臯月葵完全放弃了抵抗。

如果能见到新的话……

然而溺水的感觉非常难受,臯月葵下意识的想求生,忍不住开始挣扎的时候感觉到自己的手好像被另一只手牵住了。

臯月葵努力睁开眼,发现卯月新牵着他的手微笑着看着他。

『一起走吧,葵。』

感觉到熟悉的声音,臯月葵扬起嘴角,放弃了挣扎。

“好。”


(↑吃BE的小伙伴看到这里就可以啦w)




——————尾声——————


“啊——!!!”

臯月葵猛地坐起来,被吓出来一身冷汗。

“葵!!!”

房间门被猛地推开,卯月新一脸着急的冲进来。

“新?”臯月葵看着眼前的卯月新,眼泪止不住的落下,“你没死?”他还没从梦境里脱离出来。

卯月新一愣,“葵,你做梦了?我也做了一个梦。”

“梦?”这下轮到臯月葵愣住了,“啊……那是……梦……等等,新也做梦了?”

“嗯,说不定我们俩做的是同一个梦。”卯月新很快冷静下来。

“我梦到我是文人,你是山匪,最后你死在我的面前……”

“看来我们确实是做了同一个梦。”卯月新一脸淡定,“可能是隼桑做的。”

“隼桑?什么时候……昨天是成人式,我们俩都喝了一点酒……等等……酒?”臯月葵很快找到了关键点。

“嗯,应该是酒的问题。”

“呼——”臯月葵彻底松了一口气,“当时我看到新死在我面前心脏都快停止了。”

“我是在我死亡的一瞬间就醒了,葵是怎么醒的?”

“啊……那个啊……”说起这个,臯月葵有些不好意思,“不小心掉河里了……”

“欸——没想到葵这么爱我还会为我殉情(棒读)。”

“新别说了——!”这件事真的太羞耻了!

正当臯月葵羞耻的打算钻进被窝里逃避现实的时候,卯月新伸手用力抱住臯月葵。

“太好了。”

臯月葵明白他的意思,也用力回抱住他,“嗯,太好了。”

太好了,还好是场梦。

两人抱了一会,卯月新突然全身一抖。

“新?”臯月葵一脸疑惑的看向他。

“葵,你真的被吓到了吧?”

“当然啊,梦境真的太真实了。”

“那我们做点会让你忘记恐惧的事情吧。”卯月新说完就开始扒他的裤子。

“等等……新!”

臯月葵欲哭无泪。

你只是想做了吧!!!混蛋新!!!


15 Jan 2017
 
评论(5)
 
热度(47)
© 宸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