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月歌。 学习日语中。
偶尔进行月歌及后辈组相关的翻译。
本命始隼。
自产粮始隼/海春/阳夜/新葵/郁泪/恋驱。其他cp粮香也吃www
女神组cp也吃,不过只吃gl,不吃bg。
欢迎来唠嗑~
 
 

(阳夜&新葵)昼夜万事屋

我居然双更了www!!!尽量快点完结掉这篇吧,还有一堆点文等着我写呢orz……

短篇合集点这里


第三章:初次委托

 

“那么接下来,正好这里有一个适合夜的委托,阳,拜托你啦。”文月海拍拍叶月阳的肩膀。

“ok~”

“欸?!这么快?!”长月夜完全没想到自己第一天就要出任务。

“没事,是很容易的委托哦~”霜月隼变戏法般拿出来一只黄色的小兔子,“这是护身符,我给兔子附加了幸运魔法哟~夜拿去吧。”

“好可爱~那个……我能收下吗?”

“收下吧,这是我们屋的规矩,我们每个人都有一只兔子的。”叶月阳拿出来自己的,和长月夜黄色的兔子不一样的是他的是红色的。

“那我就收下了。谢谢,隼桑。”

长月夜收下月兔,挂在腰带上。

“夜,这个给你。”文月海塞过来一把银枪。

“嗯……”长月夜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接过来别在腿上。

“话说回来,葵的搭档是怎样的人?”在客厅没看见他。

“我的?”臯月葵揉了揉自己的头发,苦笑,“我还没有搭档。”

“欸?”长月夜一愣,“那怎么没和阳……”

“我和葵酱虽然关系很好,但是……”

“但是?”

“我不太方便说,直接问葵吧。”

“那个……”臯月葵表情有点尴尬。

“啊,要是不方便的话不用勉强的……”

“抱歉,夜。”

“不不不,该说道歉的是我才对。”

“好啦好啦。”叶月阳把两人隔开,打断了没完没了的对话,“夜,准备出发吧。”

“欸?!这么快?!我要准备什么东西吗?”

“不用啦,跟着我就好。我们出发了~”

“一路顺风~”其他人挥挥手。

长月夜被叶月阳牵着手走出房子,看着两人紧握着的手,长月夜有点脸红。

阳的手好温暖啊,一点也不像吸血鬼……

等等,我在想什么呢!

长月夜用闲着的手拍了拍自己的脸蛋,试图让脸上的热度退下去。

“夜?”叶月阳听到声响,一脸诧异的回头看他。

“没……没什么!话说阳,委托内容是什么?”

“除掉一只半吸血鬼。”

“半吸血鬼?”长月夜一脸诧异,“人与吸血鬼的孩子吗?”

“唔……这么说也没错,但我说的半吸血鬼指的不是这个。夜,你听说过『初拥』吗?”

“在小说里见过,是让人类变为吸血鬼的一个仪式对吗?”

“对。”叶月阳点点头,“一般来说,初拥是由长亲亲自为你实行的,初拥的过程很长,至少一个星期才能开始有吸血鬼的样子,而且不能马上大量喝血,还要差不多半个月的调理才能大量喝血,这时候才能说已经完全成为吸血鬼。”

“那么,阳刚刚说的半吸血鬼,就是指接受初拥后一个星期左右的吸血鬼咯?”长月夜很快就明白了。

“bingo~夜头脑很好嘛。”

“读书的时候我每科成绩都是A的。”

“……咳,继续刚刚的话题。夜觉得我们为什么要除掉这样的半吸血鬼呢?”

“唔……为了维持秩序?”

“差不多吧。一般来说初拥这事我们是不管的,因为基本上都是你情我愿的。但是总有一些血族败类……”说到这里叶月阳有些咬牙切齿。

“阳?”长月夜感觉到叶月阳情绪有点不对,有些担忧的喊他。

“我没事。”叶月阳冷静了一点,“有些血族故意蛊惑人类,要他们接受初拥变为血族,但是只让他们变为半吸血鬼。”

“为什么?”长月夜不懂。

“不知道,可能是觉得好玩吧,或者报复之类的。”叶月阳说着说着怒气又开始升腾,“如果是刚被丢弃的半吸血鬼还好,还有的救,但是已经过了好几天的半吸血鬼,要么被饿死,要么就是他们的理智已经完全丧失,成为只会杀人吸血的机器。”

“太过分了……!”

“是吧?我们家的泪就是……”

“泪?”长月夜想起刚刚在万事屋里见到的小小只捧着茶杯的水无月泪。

“泪是被海捡回来的。当时他被捡回来的时候非常虚弱,差一点就要死了,我们帮他调养了一个多月才调养回来……到现在他的身体都不是很好。”

“欸……原来还发生过这样的事啊……”

“一般来说我是不想杀同族的。”阴影里的叶月阳让人看不清表情,“但是对于这种败类,我绝对不会手软!”

“阳,冷静一点!”长月夜抱住他,拍了拍他的肩膀表示安慰。

“……嗯。”

叶月阳被抱着,暴躁的内心奇迹般的安定了下来。

夜的怀抱能让人感觉到一种……非常神奇的,让人安心的力量呢。

“好了,夜,我没事了。”叶月阳冷静下来,“天黑了,那只半吸血鬼该出动了,走吧。”

“嗯。”

两人往目的地赶去,一路上长月夜还是忍不住问:“这样的半吸血鬼除了除掉他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没有。我们也想过很多办法,但是……”

“……我知道了。”长月夜摸了摸大腿,那里放着文月海塞过来的银枪,“是要我朝半吸血鬼开枪对吗?”他看到臯月葵是这么做的。

“不用,这种半吸血鬼我自己就能处理掉。再说夜这是第一次拿枪吧?不要勉强。”

“欸?那海桑为什么给我一把枪……?”

“估计是怕我不靠谱吧……万一被盯上了能开枪保命之类的……”叶月阳不满的嘟囔,“真是,我看上去哪里不靠谱了?!”

“噗。”长月夜忍不住轻笑。

好奇怪,明明应该是第一次见面,却有种熟悉的感觉呢……长月夜想。

 

两人来到目的地。

长月夜看着眼前的目的地有点懵逼。

“为什么……会在这?”

整齐排列着的墓碑彰显着它的存在感。

“不是传说里都这么说嘛?『吸血鬼在棺材里睡觉』之类的。”叶月阳倒是一脸淡定。

“……”

“难道说,夜怕鬼?”

“……还好吧,就是晚上来墓地确实感觉有点……”而且是明知这里有吸血鬼的情况下。

“那我们速战速决吧。”叶月阳看着长月夜笑了笑,“放心吧,我会保护你的,夜。”

『我会保护你的。』

这句话,似曾相识。

长月夜一时间有点失神。

好像……在哪里听过,这句话。

“……夜?夜?”叶月阳伸出手在长月夜面前挥了挥。

怎么突然走神了?

“……啊?”长月夜回过神来,抱歉的笑笑,“抱歉,阳,突然发了下呆。”

“没事,接下来可不能再发呆了啊。”

“嗯。”

“我先去把那只半吸血鬼引出来。”

没等长月夜开口,叶月阳灵巧的跳到一棵树上,拿出一把匕首划了一下自己的手臂,紧接着血液顺着手臂流下来。

“阳!”长月夜担心的喊他。

“嘘。”叶月阳示意长月夜不要出声。

很快,长月夜有种很不祥的预感,下意识的拔出别在腿间的那把银枪。

因为血腥味的吸引,那只半吸血鬼出现了。

长月夜下意识的看向叶月阳,发现他手臂上的伤早就愈合了。

也是……他在担心什么呢,吸血鬼的自愈能力可是很强的。

不知道为什么,长月夜的心情有点低落,但又不知道缘由。

……等等,说好了现在不能发呆的!

长月夜用力摇了摇头,把脑子里的想法摇了出去。

叶月阳没注意到长月夜这边的情况,他的注意力集中在那只半吸血鬼上。

半吸血鬼的移动速度很快,眨眼就来到叶月阳蹲着的那棵树下。这时候,叶月阳动了。

轻盈的从树下跳下,手里的匕首干脆利落的插入半吸血鬼的胸口。

半吸血鬼剧烈的颤抖了一下,接着伸出爪子抓向叶月阳。

长月夜在一旁一脸紧张的看着,拿着银枪的手都在颤抖。

果然还是得用银弹打中心脏才行吧……

叶月阳一改平时吊儿郎当的表情一脸严肃,灵活的躲过半吸血鬼的爪子,伸手捏住半吸血鬼的脖子,咔擦一声。

一旁的长月夜浑身一抖,仿佛也感觉到了那种痛楚。

没等半吸血鬼作出反应,叶月阳继续干脆利落的卸了他的四肢关节,让他无法移动。

半吸血鬼倒在地上,整个人都在抽搐着,经受着巨大的痛楚,血液已经把身下的土地染红了一大片。

“好了。”叶月阳拍拍手,“夜,过来一下。”

“好。”长月夜不知道叶月阳为什么要喊他,但还是乖乖的走了过来。

“用银枪打中他的心脏,可以做到吗?”

“欸?”

“虽然说等他血流光就会死,不过我觉得,给你一个锻炼的机会也许会更好一点。”叶月阳说,“很简单吧?反正他已经不会动了,给他一个痛快得了。”

长月夜举起了手中的枪,但还是下不了决心扣下扳机。

“对他来说,给他一个痛快才是最好的,他这么活着太痛苦了不是吗?你看。”

看着半吸血鬼痛苦的表情,长月夜从里面读出来了『求解脱』的信息。犹豫了一瞬,接着坚定的点点头。

“嗯。”

接着扣下扳机。


23 Jan 2017
 
评论(2)
 
热度(59)
© 宸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