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月歌。 学习日语中。
偶尔进行月歌及后辈组相关的翻译。
本命始隼。
自产粮始隼/海春/阳夜/新葵/郁泪/恋驱。其他cp粮香也吃www
女神组cp也吃,不过只吃gl,不吃bg。
lof戳不动的话请戳微博:宸瑾_爆肝学习中。
请多关照啦~
 
 

(始隼)花遇时光(1)

大家新年快乐~
200fo点文第一篇~年中那篇有点卡于是决定先写这篇_(:зゝ∠)_
我好难过……因为新年的关系代购君很忙没有时间发货qwq……始春的bd要等很久才能到……本来还想在开学前翻译完的orz……生无可恋脸。
他们属于彼此,ooc归我。

短篇合集点这里


1.

美好的一天从早晨开始。

……才怪。

睦月始一边揉着头发一边打哈欠,恨不得能回被窝里再睡个回笼觉。

然而上午有工作,不得不起床。

“始,该起床了……咦始今天你居然也没有赖床?”来喊睦月始起床的弥生春一脸诧异。

“春……”睦月始一身的低气压,“我平时有赖床过吗?”

就算喜欢睡觉,睦月始在早上有工作的时候是从来不会赖床说起就起的。

“哎呀,毕竟始是起床困难户嘛……疼疼疼……”弥生春顺利的吃了一记铁爪功。

一如既往的安定。

 

 

2.

睦月始来到公共房间,臯月葵正在准备早饭。

“始桑,早上好。”

“早上好。”

睦月始拉开椅子坐下,拿出手机再次确认了一下今天的行程表。

“给,早饭。”臯月葵把早饭递过来。

“谢谢。”

睦月始把手机收好,拿起一块面包开始抹酱。

弥生春坐在睦月始对面,一边吃面包一边聊(助)天(攻):“话说始这几天都起得很早呢,我去喊你的时候你都已经起来了。”

“嗯,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天都会自然醒。”

“我想想……是从隼出事之后开始的吧?”

“……嗯。”

“说不定是隼在保佑始呢。”

“……他也是起床困难户啊。”

“……”弥生春无言以对。

 

 

3.

『当红偶像团体procellarum的队长霜月隼在拍摄现场从威亚下摔下,昏迷不醒!』

虽然在前一天就已经知道了,但是第二天再次从报纸上看到这个消息,睦月始直接把手里的报纸给戳了个洞。

“始桑,隼桑他……”完全不知情的年中年少全懵了。

睦月始本来不想让他们担心就没说这件事,但没想到报纸会刊登的这么快,还正好被他们看到。

表情沉重的点点头:“嗯,是真的。”

“隼桑……”

虽然平时没少被整,但是这时候大家都觉得难以置信。

“昏迷……不醒?”臯月葵艰难的说出报纸上的字眼。

“嗯,说是拍摄的时候威亚突然断裂,隼直接从半空中摔了下来。”弥生春一脸难过。

众人倒抽了一口冷气。

“当时位置不是很高,但是当时和隼一起拍摄的还有泪,两人一起摔下来后,隼为了保护泪把自己当做人肉垫背,最后泪毫发无损但是隼当场昏迷。”

“隼桑……”感性的已经快哭出来了。

“没想到隼桑会这么做……”师走驱眨着眼努力把眼泪给憋了回去。

“如果是我,我也会这么做的。”睦月始喝了一口咖啡,淡淡的说。

“我也是。毕竟是我们家的孩子嘛。”弥生春笑着应和,“海肯定也会这么做的,这可是我们年长的责任。”

 

 

4.

睦月始吃完早饭,最后确认了一下自己的装扮后准备出发。

“我出发了。”

“一路顺风~”

睦月始带上帽子、口罩和眼镜后出门了。

因为准时起床了不需要赶时间,所以睦月始选择坐电车去摄影棚。

轻车熟路的把手机拿出来往检票机器上一放——

“滴——”机器发出警报。

“……又来?”睦月始一脸郁闷,这已经是最近第三回了。

简直被霜月隼附体了似的,各种被高科技排斥。

霜月隼……

睦月始想起这个名字,有些发怔。

……今天工作结束后去看看他吧。

 

 

5.

下午工作结束后,睦月始来到医院。

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后,顺利的得到了探望许可。

睦月始轻轻推开病房门,一眼就看到霜月夫人坐在床边一脸温柔的帮霜月隼整理着头发,他愣了一下后很快就反应过来,礼貌的和她打招呼。

“您好,霜月夫人。”

“你好。阿拉,睦月始?”霜月夫人一眼就认出了他。

“是的。”

“好久不见了呢。上次见到你的时候还是在你很小的时候。不过现在经常有在电视里看到你和隼呢,长大了真的是一位大帅哥。”霜月夫人优雅的笑着。

“好久不见。谢谢您的夸奖。”睦月始对此已经没什么印象了,但是他知道自己家和霜月家是有往来的。

“始君也是来看望隼的?”

“是的。”

睦月始看着安安静静躺在病床上的霜月隼,内心有些复杂。

“这几天他的成员有来看望过,都是一群很可爱的孩子啊。隼有这样一群伙伴真是太好了。被隼救下的那个孩子也来了,是叫水无月泪吧?是位很可爱的男孩子呢。他看到我表情崩了一下然后突然朝我鞠了个大躬道歉……我看上去有这么可怕吗?”

“可能是因为泪心里太自责了吧。觉得隼如果不是因为保护他才不会伤的这么重……之类的。”

“……真是的,我一点都没有责怪他的意思啊,这是隼自己做出的决定,救下了可爱的后辈,我可是很为自家儿子感到骄傲的。”

睦月始一时间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霜月夫人也不介意,继续说:“话说回来,你们的CD,live,舞台剧等等我都有听都有看哦。”

睦月始脸色一变,他第一反应就是霜月隼那句招牌的——

L.O.V.E hajime love!

看到睦月始的反应,霜月夫人笑了笑,有些调皮的眨眨眼:“我都知道哦。”

“……”

“霜月家代代都很喜欢睦月家的人呢,我也非常~的喜欢公主大人,所以我很明白自家儿子的心情。”

“……”

“隼真是太勇敢了。”霜月夫人温柔的笑着,“要是我当时能有他这么勇敢的话估计就没你们俩什么事了。”

……等等这信息量好像有点大啊?!

冷静如睦月始在听到这句话后也有点懵逼。

“阿拉阿拉,好像不小心把什么话说出口了,请始君保密哦~”霜月夫人眨眨眼,“现在的我们都很幸福,这比什么都好。”

“……好的。”睦月始决定选择性遗忘这件事。

“始君,你觉得隼是什么样的人?”

睦月始没想到会被突然问到这个问题,认真想了想后才回答:“很有才能的一个人,用自己的方式统率着队伍,看上去不太靠谱实际上很可靠。”

“那始君对隼是什么感觉?”

“……同属于一个事务所、有时会一起工作的伙伴吧。”

“这样啊。”霜月夫人点点头,“话说天色有些晚了,我该准备回去了,始君呢?”

“我也要准备回去了。话说您住在哪呢?”要是住酒店的话睦月始打算打电话给家里让他们收拾出一间屋子。

“住在始君家哦~阿拉,始君不知道吗?看来公主大人没和你说呢~话说能每天见到公主大人真是太幸福了~”

“……”

睦月始开始怀疑她来东京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他母亲。

两人准备一起走出病房,这时霜月夫人突然轻声说:“隼,你听到了吗?”

“?”睦月始有些疑惑的回头。

“没什么~”

突然刮起一阵风,装在花瓶里的花被吹起来几片花瓣,轻飘飘的落在桌子上。

 

 

6.

睦月始回到月之寮后,打算先喝杯茶冷静一下。

会在医院遇到霜月夫人,这是他完全没想到的,还有那句信息量很大的话。

……那句话他已经选择性忘掉了。

把装好水的烧水壶放到电磁炉上,睦月始准备把茶包盒拿出来。

“……咦?茶包盒去哪了?”睦月始打开柜子,翻了翻没找到茶包盒。

翻了半天没找着茶包盒的睦月始有点纳闷,他记得上次喝茶的时候把有把茶包盒放在柜子里。

一脸纳闷的把柜子关上,这时候突然感觉好像受到了冥冥指引一般,睦月始下意识的一转头,一眼就看到黑田趴在茶几上,肚皮下好像压着什么东西,睦月始走过去一看,果然是茶包盒。

“黑田……”睦月始脸一黑。

察觉到危险的黑田迅速逃跑。

“……哎。”睦月始叹了口气,估计是其他成员在泡茶的时候把茶包盒放茶几上了,然后被黑田拿去玩了吧。

但是……刚刚那种感觉,怎么回事?

 

 

7.

接下来接二连三的发生了有些奇怪的事情。

比如说在室内工作的途中突然下雨,本来已经打算冲出去冒雨拦车了,但是走到门口的时候发现放在一旁的公共伞架那里还剩最后一把伞。

还有打着伞回去的时候,突然有种感觉让他停步,他刚停下来三秒钟,有辆车突然从旁边开过来压过水坑,溅起一片水花,他周围的人多多少少都遭到了波及,顿时抱怨声一片,但是他一点水花都没被溅到。

还有其他一些事情。

睦月始感觉,有人在替他消灾一样。

 

 

8.

睦月始觉得自己可能被神灵附体了,于是他决定去神社拜拜。

一个人来到神社,做完一系列准备工作后把硬币丢进赛钱箱里,接着做完一套祭拜的动作。

没有许愿,只是单纯的表示感谢。

祭拜完睦月始并没有很立马开,决定四处转转。

“哟,这位小哥。”

睦月始突然被一位老奶奶叫住,诧异的停住脚步。

老奶奶笑眯眯的坐在小凳子上朝睦月始挥了挥手,她的身前摆放着许多御守。

睦月始鬼使神差的走了过去。

“我和你很有眼缘,送你一块御守吧。”老奶奶顺手拿起一块御守递给他。

“奶奶这个我不能……”

“收下吧。这是块神奇的御守哦,佩戴上后会看见想看见的人。”

老奶奶一副坚持的样子,睦月始只好收下放在口袋里。

“那我就收下了。谢谢。”

“不用道谢,这是缘分。”

缘分?睦月始有点疑惑,但是没有再说什么。

 

 

9.

等晚上回到房间睦月始才想起来口袋里放着一块御守。

『这是块神奇的御守哦,佩戴上后会看见想看见的人。』

把御守拿出来,睦月始想了一会决定先挂在脖子上试试看。

找来一根绳子穿好后再对着镜子把御守系在脖子上。

……什么都没变。

以为能看见神明的睦月始有点失望。

……等等他在想什么呢,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幼稚了。

看天色已经很晚了,睦月始决定睡觉,走出洗漱间后突然看到自己床上躺着个人。

“!!!”

 

 

10.

睦月始受到了不小的惊吓。

论谁都会被吓到的吧,本来应该空无一人的床上突然多出来一个人什么的。

……等等,这个白色有点熟悉。

睦月始走过去一看,看清楚是谁后差点喊出声,还好及时忍住了。

是睡着了的霜月隼。


29 Jan 2017
 
评论(14)
 
热度(85)
© 宸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