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月歌。 学习日语中。
偶尔进行月歌及后辈组相关的翻译。
本命始隼。
自产粮始隼/海春/阳夜/新葵/郁泪/恋驱。其他cp粮香也吃www
女神组cp也吃,不过只吃gl,不吃bg。
lof戳不动的话请戳微博:宸瑾_爆肝学习中。
请多关照啦~
 
 

(始隼)花遇时光(2)

短篇合集点这里

11.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睦月始站在床边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他想睡觉,但是单人床就这么点大,就算伸出手发现自己能穿透霜月隼的身体,他也没法说服自己躺在床上睡觉。

仿佛感受到了睦月始的视线,霜月隼缓缓睁开了眼睛。

“始?”

 

 

12.

“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霜月隼坐起来眨了眨眼,还没反应过来睦月始突然就能看到他的事实:“始,你能看到我了?”

睦月始抿起唇,定定的看着霜月隼。

霜月隼举手作投降状:“好好~其实我也不知道什么回事,回过神来就已经在始身边了。”

“所以说你现在是灵魂状态?”

“应该吧。不过我只能在始方圆五米内移动。”霜月隼摊手,“前段时间始去医院看『我』的时候,我试了试发现我回不去自己的身体里。”

睦月始皱眉,事态变得复杂了:“隼,你对昏迷前的事还有印象么?”

“没什么印象了。”

“隼!”

“我是说真的。”

不知道是不是睦月始的错觉,他看到霜月隼眼里的光芒有些暗淡。

“我的记忆在不断的消失。”

 

 

13.

“记忆……消失?”睦月始怔住了。

“对。”霜月隼点点头,“我能感觉到我每时每刻都在忘掉一些东西,真是讽刺呢,明明魔王大人是过目不忘的类型,但是现在我已经完全不记得本家我的房间的摆设了。”

“现在还记得多少?”问完睦月始才发现自己问的问题有点傻。

“我也不清楚呢~不过,如果始一直看不到我的话,可能等到我完全遗忘的时候我就会消失吧,但是到那时候就没有人可以保护始了呢~”

“所以说,这段时间,那些事情都是你做的?”

“对的哦~♪”

霜月隼笑着,仿佛一点也不把自己可能会消失这件事放在心上。

“隼,你……”一点也不在意吗?

后半段睦月始没有说出口,不过霜月隼懂了他的意思。

“始你知道的吧?”

“……”

“去医院那次,我可是把我自己的样子看的很清楚哦~”霜月隼努力让自己的语调轻快,“那么重的伤,已经在死亡的边缘了吧。”

“隼!”睦月始不想再让霜月隼说下去。

“就算是魔王大人,也会有束手无策的时候呢~”霜月隼直视着睦月始的眼睛,语气温柔。

“所以,至少在我还在这里的这段时间,我要保护始周全。”

 

 

14.

“……为什么?”为什么是我?

“呼呼呼~我不是从很久以前就说过嘛,我可是始的狂热粉丝~”

“……”

“以前抽不出时间也没机会好好看看始,现在终于可以一直待在始的身边好好观察始,我还是很高兴的~”霜月隼狡黠的笑笑,“始的腹肌看上去手感超好呢~可惜摸不到~”

睦月始的脸色有点发青,很想给他来个铁爪功。

 

 

15.

“谈话先到这里。隼,你还要在我的床上呆多久?”就算明知道他碰不到任何东西,睦月始还是觉得很膈应。

“阿拉,反正始碰不到我,没关系的吧~?”

“当然有关系,我习惯一个人睡。”

“始因为那个御守才能看见我吧?把那个御守摘掉不就好了~”

“……”睦月始想了想,还是拒绝了这个提议,“不行。”

既然已经知道了霜月隼的存在,他完全没法把他当空气了。

“好吧好吧~”霜月隼乖乖走下床坐在凳子上。

“不准上床。”睦月始不放心的再次叮嘱。

“好好我知道了~晚安。”

“晚安。”

睦月始真的感觉有些困了,头碰到枕头没过多久就睡着了。

霜月隼安静的看着睦月始睡着,确认他睡熟后轻飘飘的飘到床头,俯下身轻吻。

“做个好梦,我的国王大人。”

 

 

16.

“始,该起床了。”

谁?谁在喊他起来?

“始~始~始~到早上了哦~”

好吵!

睦月始猛的坐起来,一脸的低气压。

“始,早上好~”霜月隼笑着挥挥手。

“早上好,隼……嗯?”好像哪里不太对。

睦月始这才想起来昨晚发生的事情。

“始,今天上午有工作吧,我看了行程表。”

“……”睦月始已经不想说他了。

换衣服的时候睦月始一脸的淡定,反正霜月隼肯定早就趁他不知道他的存在的时候把他给看光了,再矫情也没意思了。

打理好自己后,睦月始想了想,把御守的绳子改了改系在腰带上。

“我一定会找到让你回去的方法的。”出房间前睦月始一脸认真的说。

不管于公于私,他都要找到让他回去的方法。

霜月隼眨眨眼,笑着点点头:“好。”

 

 

17.

睦月始刚打开房间门,站在门外的弥生春直接被吓了一跳。

“哇!吓我一跳!”

“春,你站我房间门口干什么?”

“打算叫我们的起床困难户起床啊,没想到起床困难户已经自己起来了……啊疼疼疼始好痛啊~”

“噗。”霜月隼跟在睦月始身后轻笑。

睦月始轻飘飘的扫了他一眼,发现其他人确实都看不到他。

工作回来的时候问一问霜月夫人吧。

 

 

18.

一整天工作下来,睦月始脸都是黑的。

拍摄写真的时候在一旁目不转睛的盯着看就算了,Live彩排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一条应援头带系在头上,左手一把团扇,右边四根应援棒,在台下一边激动的挥着一边兴奋的喊着:“L.O.V.E hajime love!”

要不是睦月始严厉禁止的眼神,估计还会冲到台上去。

……睦月始很想把御守摘下来。

但是想想摘下御守后他就不知道霜月隼会不会接着做更奇葩的事了,只好作罢。

 

 

19.

不过说实话,自从霜月隼跟在他旁边后,除了偶尔会被高科技排斥,其他事情顺利的可怕。

“这些都是你用魔法做的吗?”休息时间,睦月始忍不住问他。

“可以这么说吧。除了用魔法直接保护外我还会一点占卜~可以提前做出反应。”

“魔力不会用完吗?”感觉这样会很累。

“不会啊,只要在始身边魔力一直都是∞哦~”

“值得吗?”为了我。

“当然,因为是始,什么事我都愿意做哦~”

睦月始觉得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

 

 

20.

工作结束后,睦月始回到月之寮。由于不知道霜月夫人的电话号码,他只能打电话给自己的母亲。

“嘟——嘟——”

“喂,这里是睦月,您是哪位?”

“母亲大人,我是始。”

“是始啊~最近还好吗?”

“挺好的。”

“始我跟你说,我本来想偷偷摸摸的学打call然后在live的时候跳的,但是被你爸阻止了QAQ”

“……”父亲大人,做得好。

“好了,不扯淡了。”睦月夫人正色说:“始,突然打电话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霜月夫人现在在家里吗?”

“欸?在啊,我们俩在一起喝茶呢。”

“能让她接一下电话吗?”

“好,等等哦。”

“始君,好久不见~”上扬的语气和霜月隼如出一辙。

“好久不见,我想问一下隼的事情。”睦月始单刀直入。

“啊啦,始君已经知道了?不好意思啊,当时是隼不让我告诉你的。”

“没关系。请问您知道让隼回去的方法吗?”

“……”霜月夫人沉默了一下,“隼什么都没有说吗?”

“没有……”睦月始有种不祥的预感。

“现在隼在你身边吗?”

“没有,我把他赶出去了。”霜月隼现在正在房门外嘤嘤嘤呢。

“那我直说了,”霜月夫人深吸了一口气,“有的。”

“霜月家的古籍里有记录回去的方法,但是既然隼没有和你说,就代表他不打算用这个方法。”


————————————————————————

霜月夫人:儿砸,麻麻就帮你到这了~

31 Jan 2017
 
评论(11)
 
热度(66)
© 宸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