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月歌偶尔邦邦。
偶尔会翻译。日语渣正在努力修行中。
本命始隼。
lof戳不动的话请戳微博:宸瑾_爆肝学习中。
请多关照啦~
 
 

(始隼)时光流转

*悄咪咪更新一下,大家白色情人节快乐~♡
*其实早就写完了就是一直懒得修(被揍)
*本来是打算作为无料的,后来想了想还是写了另一篇_(:зゝ∠)_
*太极传奇paro,私设有

短篇合集点这里


“那,再见了,始。”霜月隼轻声说。


——————————————————————

文月海一直觉得很奇怪,为什么霜月隼会选择跟他缔结契约。
“海,这都是命运喔。”
命运这个词太过虚无缥缈,文月海完全没懂霜月隼话里的意思,但是他知道,霜月隼这个狱族,力量强大到他无法想象。
但是相处久了,文月海觉得,他大概只是闲得无聊吧。
毕竟,狱族的生命太漫长。

——————————————————————

霜月隼在漫无目的地闲逛,不知不觉又走到某个熟悉的地方,隐匿好自己的气息后轻车熟路地躲进树林里——偷窥。
睦月始正进行着今天的日常修行,一脸严肃认真地练着剑术的他看上去特别帅气,霜月隼不由得看痴了。
真是,不管看多久都不会厌呢。

——————————————————————

一段时间之后睦月始打算结束今天的修行,这时突然感受到一股陌生的气息,猛地将手中的剑指向气息来源。
“谁?!”
“啊拉,被发现了。”
霜月隼不急不缓的从树林里走出来,脖子上缠绕着好几圈的珠子彰显着他的罪孽,一看就知道是个很强大的狱族。
睦月始全身的肌肉都紧绷起来,一脸严肃地看向霜月隼。
“不要这么紧张嘛~”
霜月隼优雅地轻笑,慢慢朝着睦月始走过去。
睦月始握着剑的手更用力了,语气严厉:“狱族,你的目的是什么?!”
“…嗯?我的目的?”霜月隼歪头想了想,“我的目的…就是你啊,始。”
“!!!”睦月始没有细想为什么这个狱族会知道他的名字,他下意识地认为这个狱族是想要对他不利,于是直接向霜月隼发起攻击,两人打了起来。
说是两人打了起来也不是,因为只有睦月始在单方面地进攻,霜月隼一直在游刃有余地防守。
过了几招之后睦月始意识到自己并不敌眼前的狱族,内心有些不甘,要知道他可是有着人类最强者这个称号的男人。
连他也不敌的狱族……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存在?
霜月隼抬眸,看到睦月始一脸凝重的表情后突然走神了一下,紧接着睦月始趁着霜月隼走神的一瞬间伤了他。
霜月隼被伤了也没恼,任由睦月始将剑指着他的胸口。
睦月始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选择刺下去,因为他感觉到眼前的狱族对他并没有恶意。
睦月始收起剑,直直地看着霜月隼:“你……”
霜月隼知道他想问什么,直接把自己的名字说了出来:“我叫霜月隼喔,以后我们会经常见面的~”
接着霜月隼没等睦月始回应就离开了,他还有事情要做。徒留睦月始在原地有些发愣,他有点没明白霜月隼的脑回路。

不过第二天他就懂了,因为霜月隼又来了。
睦月始正在做着桃包,霜月隼趴在窗台上朝他招手:“始~”
“……”
面对霜月隼凑不要脸的蹭饭请求,睦月始想了想还是答应了。
于是睦月始体会到了变本加厉这个词该怎么写。
每天的蹭饭已经是定番,蹭完饭后霜月隼也不走,会继续看睦月始训练,偶尔会和他切磋一把,切磋结束后两人会坐一起聊天。
睦月始看得出来霜月隼是真心在教他该如何变得更强,所以他心软了,放任他每天来蹭饭,于是他和文月海也跟着熟络了起来。
后来两人相处久了,睦月始把一直憋在心里的问题问了出来:“隼,你为什么会有那么多象征着罪孽的珠子?”
霜月隼拨弄珠子的手一顿,他抬起头看向遥远的彼方,语气空灵飘渺:“因为我经历了太多次、太多次的四季流转、万物更迭,已经看透了世间万物。说实话,我有点厌倦了。”
睦月始觉得霜月隼的状态有点不太对,有些担心地问:“没事吧,隼?”
霜月隼收回目光,继续拨弄着珠子:“没事,就是想起来了一些事情。”
他微微蹙眉,显然是想起来了不太好的事情。
睦月始识趣的没有多问。

——————————————————————

隼已经好几天没来过了。睦月始一边揉着面团一边想着。
最近这段时间,霜月隼过来的频率越来越低,呆的时间越来越短,甚至到现在已经一周没来过了。
而且通过切磋,睦月始能明显感觉到霜月隼的力量在不断地减少,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切磋结束后,霜月隼的脸色变得越来越不好看。
“呼呼呼~因为始进步太快了啊,我已经不敌始了呢。”
……睦月始问起来的时候,被这样的理由搪塞了。
睦月始问了一下文月海,但是文月海说霜月隼这段时间压根就没回来过,他也不知道什么情况。
那么,霜月隼到底去哪了?
睦月始心底的不安在慢慢的扩大。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白昼的时间开始慢慢变短。
原本就只有6个小时的白昼时间变得更加短暂,人类的出行变得更加困难。
睦月始觉得这并不是一个什么好兆头。
好像,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

——————————————————————

皓月当空的时候,睦月始听到有人在敲门。
“始,是我。”熟悉的声音响起。
是霜月隼!
睦月始迅速起身下床开门,开门之前他原本有很多问题想问,比如说他这段时间去哪了,为什么这么长时间都不过来之类的,但是当他开门后看到霜月隼的样子,却是什么话都问不出口了。
一周没见,霜月隼明显又瘦了一圈,感觉风一吹就能把他给吹走。
“…呐,始,能稍微聊会儿吗?”霜月隼面色苍白,努力扯出一个笑容。
“…嗯。”
睦月始拉着霜月隼进屋,触碰到霜月隼手的一瞬间,睦月始震了一下。
好冰。
睦月始是知道霜月隼有常年恒温的功能的,这还是他第一次体会到这么不寻常的温度。
……不对劲。
“隼,你有事瞒着我。”陈述语气。
“还真是什么都瞒不过始呢。”霜月隼笑了笑,“始,你这段时间有感觉到这个世界有什么异常的地方吗?”
“唔…白昼时间变短?”
“……”霜月隼沉默了一下,“原来有这么明显吗。”
“隼,你知道原因?”睦月始有些急迫地问。
“这个世界白昼与黑夜之间的平衡非常微妙,脆弱的不堪一击。”霜月隼平静地陈述着,“有人想破坏这个平衡。”
“…隼,你打算让平衡恢复?”都知道破坏容易修复难,更何况是修复规则。
“嗯。”霜月隼勉强笑了笑,“纯粹靠我的力量只能延缓白昼缩短的速度,所以……”
“隼,你打算做什么?!”不安的感觉再次浮上心头。
霜月隼语气轻松,仿佛吃饭喝水一般:“我打算进入破碎的虚空,从虚空的那边封印住这道裂痕。”
“这样的话隼你不就回不来了?!”睦月始一下子就抓住了重点。
“始,你是在舍不得我吗?”
“我……”睦月始一时语塞。
“反正,我已经厌倦了这个世界了,虽然很舍不得始……始,我的hajime love是真的喔。”霜月隼扬起灿烂的笑容,“我要守护这个有始存在的世界。”
“……”
“所以我再说一次,L,O,V,E hajime love!”说的时候霜月隼还用手比了个心,“这应该是最后一次啦,以后始要照顾好自己喔……啊对了,始已经成长到能和我并肩的程度了,所以并不需要我担心了呢。”
“……”
“那,再见了,始。”霜月隼轻声说。
“隼…”
霜月隼毫不犹豫地离开。

——————————————————————

“始?始?”弥生春伸出手指在他面前摇了摇。
“…啊?什么事?”睦月始回过神。
“真少见啊,在训练途中走神。”
“……”
“隼好久都没来过了,你们俩是吵架了吗?”弥生春并不知道霜月隼昨天半夜来过一次。
“不是。”确实不是,但是……
“是出了什么事情吧。”弥生春肯定地说。
“…嗯。”
“这样真的好吗?让隼一个人去承担。”
“……”
“始,隼一定在等你。”

——————————————————————

深夜,睦月始一个人坐在椅子上发呆。
他想了很多,霜月隼以前会经常说“hajime love!”就算因此吃铁爪功也不改,还说什么“接住始的爱是我的使命”之类的话,时间一长他完全免疫了。
但是…这一次,他清晰地感受到了他话里的决绝。
昨天晚上,应该真的是最后一次见面了。
微笑着的霜月隼,装可怜的霜月隼,一脸认真的霜月隼,脸色苍白的霜月隼……
睦月始盯着手里的剑,霜月隼说过的话在他耳边回响。
『那,再见了,始。』
“隼……”
这一刻,睦月始想清楚了。
他不想失去他。
他想见他。

——————————————————————

睦月始阖上眼眸,静下心来感受着天地的波动。
过了一会,他感觉到了异常,和熟悉的气息。
“那里!”
睦月始赶过去,到达目的地后他先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呼吸。
他果然找对地方了。
霜月隼正闭目站在平台正中央,有外来者闯入他都没反应。
果然是因为……魔力损耗过大,各项能力急剧下降的原因吧。
“隼!”
霜月隼冷不丁听到睦月始的声音,他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诧异地睁开眼:“始?”
睦月始站在离他不远处,正专注地看着他。
霜月隼的心跳漏了一拍。
“始…真的来了啊。能在最后再见到始,我知足了。”霜月隼幸福地笑着。
“等等,隼!”睦月始走过去。
“…始?”
“我也去。”
“嗯?”
“我和隼的力量是互补的关系,再加上我是人类最强者。”睦月始冷静地分析,“既然只靠隼一个人的力量不够,再加上我的应该就够了。”
“始…?”
“隼,我喜欢你。”
“………”霜月隼直接被这句话给砸懵了。
睦月始想通了之后更加坚定了不能让霜月隼一个人去的决心:“所以,不要自己一个人面对这些,好吗?”
“…始,可能会再也回不来喔?”
睦月始定定地看着他:“隼,我不会再让你孤单一个人,我会让你明白这个世界其实并不无聊,我们还有很长很长的时间可以在一起。”
霜月隼眨眨眼,发现自己的眼前积了一层薄薄的雾让他看不清睦月始此时的表情,但是他的心意,他完全接收到了。
霜月隼扬起嘴角,朝睦月始伸出手。
“来吧,始。”
睦月始牵住那只手,用力握紧。
“走。”

14 Mar 2017
 
评论(6)
 
热度(53)
© 宸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