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月歌。 学习日语中。
偶尔进行月歌及后辈组相关的翻译。
本命始隼。
自产粮始隼/海春/阳夜/新葵/郁泪/恋驱。其他cp粮香也吃www
女神组cp也吃,不过只吃gl,不吃bg。
欢迎来唠嗑~
 
 

月歌奇譚·夢見草(樱之章)

梦见草台本翻译总集在这里

arata、aoi说的是大和国的新和葵,偶像的新和葵就是新和葵。其他人同理。

总集篇。黑体加粗的部分是场景。

月之章总集篇点这里→总集篇



S1 大和国 10月·樱花树为树枝的状态(衣装:和装)


青空·在樱花树的树根处正睡着午觉的arata


arata「……zzzz」

aoi「arata~? arata~? ……不在。到底去哪了啊……。haru桑和kai桑在叫他呢」

 

aoi一边寻找着,一边越来越觉得不安。

 

aoi「arata~! arata……最近,似乎没有非常好的情况而且又一直出动,难道,还是太勉强了……」

arata「……嗯……,aoi……吗?」

aoi「! arata! 找到了!」※跑到跟前

arata「嗯—……aoi。呜哇……嗯……难道,在找我?」

aoi「是在找你啊!找了好久。 ……难道你在,睡觉?」 

arata「是在睡觉啊。爆睡」

aoi「……什么啊……(脱力)太好了……,我就说呢」

arata「是不是在想着,我会在什么地方,死在路边上?」

 

不安的aoi,和对自己的死已经做好了觉悟的arata

 

aoi「! ……不要说缘起(PS:事物吉凶的前兆)的话啊,arata」

arata「(温柔)……呼呼,说的也是呢,还没有缘起啊。但是——」

 

arata「实际上,我的命也不长了。你也是,知道的吧?」

 

aoi「……」

arata「嘛……,疾病是常有的。和大家一起,到这里,战斗。之后尽可能的长寿……这样。aoi~。比起我,你才是摆着一副更加要死的表情(苦笑)」

aoi「……因为,很可怕啊。正是因为很可怕,……arata,不害怕吗?」

 

arata站起来,悠闲地抬头看着樱花树

 

arata「嗯—…死亡的话,不害怕啊。只是……有种不可思议的感觉。来年春天,这株樱花树开花的时候,我可能看不到了,那种不可思议。……而且,大概还没有那种实感吧?」

aoi「……舒适地让身体休息的话,说不定能看到樱花呢?」

arata「谁知道呢。我觉得不怎么会改变了」

aoi「haru桑也好kai桑也好,大家也好,都说休息比较好?」

arata「aoi。我,想和大家在一起。——直到最后」

aoi「……」※忍住哭泣

arata「(仿佛重振了精神一般)来年的樱花,要是能和大家一起去看就好了啊。一定会很漂亮。一边抬头看着樱花,一边睡午觉什么的……。啊啊,对了。你不是擅长唱歌吗?还可以唱歌」

aoi「……arata也一起呢?」

arata「嘛,那里那里啊。要说的话,我喜欢跳舞来着。总之,一边唱歌一边跳舞…… 赏着花。世界会怎样,那样的事情不考虑,轻松悠闲地看着樱花,最棒了」

 

伸了个懒腰

 

arata「于……是。是找我的吧? 集合?」

aoi「啊啊,嗯。是kai桑和haru桑,在找arata……」

arata「了解。是这两人来叫的话,不抓紧的话」

aoi「欸,啊,稍,稍微等(等)……!」

 

突然跑走的arata → 被留在原地的aoi

 

aoi「……跑掉了。真是的。明明一直以来都懒懒散散的,到紧急时刻就很利落。托他的福我一直被折腾……」

 

风摇曳着樱花树 → aoi靠进樱花树,手覆上树干

 

aoi「一直……一直,都想在一起呢」

aoi「明明那么元气,呢。一直……想在一起啊。还有半年arata就不在了,难以置信。……我不,相信」

 

铃音响起(PS:铃音是重要线索)

仿佛见到了一瞬满开的樱花盛开

 

aoi「!? ……樱花……盛开了……? 啊啊,不,不对。看错了, 吗……」

 

aoi「……话说回来,以前,听说过。盛开着满开的花的樱花树,有着不可思议的力量……」

 

aoi「樱花。如果,万一,真的有那样的力量的话……能把arata,带去和平的世界吗?因为只剩很少的生命了,至少想让他过上和平、稳定的生活。能悠闲地赏着花,唱着歌……。在那种事情被允许的世界里,arata能……拜托了……」

 

铃音响起

 

舞台暗转

 

 

 

S2 日本 (彩排结束后的过渡状态) (衣装:排练装&和装) 

 

葵「……在那种事情被允许的世界里,冲田能……拜托了……」

 

腓「彩排结束后还在自主练习?真认真啊,臯月」

葵「啊,腓桑!」

 

腓没有离开,年中其他三人进来

 

新「辛苦了,葵」

阳「辛苦了—,葵酱」

葵「新,阳,夜」

夜「辛苦了,葵。那边的彩排也无事终了,辛苦了,真是太好了。我觉得W cast的我们应该更加努力才行,呢?」(W cast:双主演)

阳「是啊~」

 

腓「是啊,不努力不行、啊。卯月和臯月,叶月和长月组合的W cast。说到W cast的乐趣,就是演技可以拿来做比较啊」

阳「呜—哇—。腓桑,非常有压迫感啊~」

腓「喂喂,叶月。这点压力算不上什么吧,这是当然的吧」

夜「唔……。说,说的也是呢……(汗)」

腓「彩排无事终了。明天是第一天,如今的我们,要把魅力,全部展现出来哦?对了,伙伴会来参观,也说不定呢?」

新「是—。腓桑的注意事项借口,那个稍后再,呢」

腓「真的明白了吗?啊,你看,他们来了。那么,好好接受评价啊。稍后见啊」

 

→gravi&procella全员登场

 

始「辛苦了,努力了啊」

新「是始桑—」

隼「贵安,年中桑?实在是非常美的舞台哟」

夜「隼桑,大家也!」

春「辛苦了,大家。很好的舞台哟。我,稍微有点想哭了」

海「我已经哭了。呀~,真的是很好的舞台啊!」

 

各自慰劳着「好厉害」「真是扣人心弦啊~」「辛苦了」等等

 

阳「但是,能聚齐来参观,你们好闲啊」

恋「又来了~,阳君的虚张声势~很开心的话直说很开心就好了嘛~」

阳「哈!?那样的我才不会做!」

泪「发簪(期待期待)」

葵「比起发簪,更像是小马尾式的发型呢?(苦笑)」

郁「大家的衣装,很帅气!很合适!」

泪「嗯,合适。发簪」

夜「拘泥于那里了呢,泪(苦笑)。能来看我们,谢谢」

驱「真的好感动!W cast好有趣啊。新桑演的冲田和阳演的冲田,明明是一样的内容,一样的台词,氛围却完全不同……」

新「是啊。总之,我演的,很帅气吧?」

阳「哈?那里,在说什么随便的发言呢」

新「呼,日本第一,被称作适合樱花的偶像·卯月新」

 

前往大和国

 

新,扶着樱花树做了个pose

 

葵「喂喂,新(苦笑)。不管怎样,各自都有各自的趣味啊……」

 

铃音(响起)小声地

 

葵「欸?」

新「嗯?」

葵「……现在,听到了什么声音吗?」

阳「欸?」

夜「没听到什么特别的……」

 

铃音(响起)稍稍大声

 

葵「果然,听到了。是什么呢,好像是铃音……」

新「?但是我什么都没听到啊」

郁「欸,欸,怎么了吗~?」

 

隼注意到了异常。 ※但是,总是在优雅地享受着。

 

隼「……哦呀哦呀。这是……」 ※始靠近他

始「隼?」

隼「呐,始。我们,好像被呼唤了哦?」

始「……被呼唤了……? 谁?」

隼「(莞尔)首先先牵起手吧。因为我和你分开的话会发生大事故。为了不被分开,来,把手给我吧?黑国王大人」

始「……隼」

 

隼优雅地握住了始的手

铃音(响起)比刚才更大了

 

隼「海也,春也,大家也,牵起手边的那个人的手,可以吧?」

阳「哈?」

恋「欸?」

夜「是?」

海「啊~……这个走向。又~来,有种要发生什么的预感」

春「欸,真的?这次会是什么呢?始?」※到那为止都不慌张

始「不知道,我听到了也很困惑……」

春「总之,手先牵起来比较好呢?隼」※一边说着一边牵起了手

隼「对。快一点比较好呢?」

驱「是!?欸,欸,诶诶诶多,手!手牵起来比较好呢!手——!」

泪「郁君,手」

郁「是,是!恋,手!」(←这里郁用的是命令狗狗伸出爪子的词)

恋「汪!等等,喂!」

 

慌慌张张将身边的人的手牵起来围成圈的成员们(年长,年少一同)

 

葵「……听到了……铃音……樱花……arata……?」

新「葵?葵,总之,先把手牵起来比较好」

夜「阳!手……」一边伸出手

阳「好好。真是,到底发生什么了?隼~。要是在这里跳舞的话我会揍飞你的啊?」

隼「跳舞的话倒是很想看看舞蹈来着……,嗯,说的也是呢。大家~——请注意不要死哦☆」

驱「用最轻松的语气,说出了最强的不吉利的话!到底为什么会这样啊—!?」

 

这时年中的手也牵了起来……

铃音(大声) → whiteout (飞向别的世界)

 

一同「呜哇!?」

 

舞台暗转 → 成员们倒下 → 腓来打招呼

 

腓「喂—,你们。来确认一下,导演在叫……等等,啊嘞? 喂!」

 

铃音(响起) ※微弱

 

 

 

S3-1 大和国(年中组)

 

葵「……唔、嗯……」

夜「……嗯,啊嘞……」

阳「发生了什么……等等,哈!? 外面!?」

葵「欸、欸欸欸!?到刚才为止,还在剧场里……对吧?」

阳「在的在的。彩排结束的时候他们来玩了,还在轻松的聊天……总觉得,看到了一道白色的光……然后就在,这里了」

葵「是呢……到底是为什么……」

夜「冷、冷、冷静一点,你们俩!冷静一点,某处肯定有门一样的东西,去探索一下吧!蓝色的猫型机器人这样的!哆啦……」※很多很多

阳「首先你先冷静一下」

 

吐槽(PS:打了一下) → 夜,冷静下来 

 

夜「痛!」

葵「啊,新!新不见了!」

阳「难道,离开变成习惯了……啧,在这呢,在这睡着呢」

新「……唔……水豚(kapipara)……在阿根廷叫做水豚(karupincho)哦……好可爱……」

阳「说着这样的梦话呢。适可而止,给我起来你这家伙」

 

吐槽 → 新,起来

 

新「痛!」

夜「搭档!」

阳「起来了吗,新」(因为『冲田』和『起来』同音,新听成「是冲田吗,新」)

新「欸?啊啊,冲田啊。我,冲田,冲田总司。」※一边拉扯着衣服

夜&葵「那才不是起来」

葵「是Good morning的方法哟,新」

新「啊,这样啊」

阳「葵酱的说明好新颖啊。话说,不管在哪都保持着my pace啊你这家伙……喂,新。总之,先给我看看周围」

新「……天气真好啊。暖洋洋的天气,适合睡觉」

阳「不—对! 不是那样的吧!? 明明刚刚还在舞台上,现在突然在外面,首先应该是吃惊啊!」

新「但是啊……。到这里来之前,隼桑不是做出了意味深长的发言么。然后,一睁开眼睛,突然就在外面了不是吗? 于是,大概又是,到别的世界了吧?」

夜「啊,唔嗯!一句话就把状况说明了! ……欸,欸欸多,首先,大家,身体没问题吧?奇怪的地方,痛的地方,没有吧?」

 

各自,确认自己的身体状况

 

夜「我自身……特别,没有违和感啊?」

阳「我也是特别没有违和感。很元气来—着」

新「我的话……啊—……总觉得,有点发倦,身体感觉好沉重……嗯—」

夜「欸,没事吧?新」

阳「……不是睡得太多的原因吗? 总之,先坐下吧」

新「不是啊。不是睡得太多的原因。不是那样的……是更具体的,状况的恶化……感觉好讨厌啊」

阳「哈?」

 

aoi「是因为末期疾病的原因哦。这个世界的新的身体,被宣告只有半年的寿命了」

 

夜「欸」※呆住

阳「欸」※呆住

新「欸」※呆住

葵「欸」※说了这话的本人也呆住了

 

夜「欸?啊?欸欸!?葵!?」

葵「啊,不对,为、为什么?我为什么会知道那件事啊」

新「葵,你,怎么了?」

葵「不,不知道。虽然不知道,但是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头脑中渐渐出现不属于自己的知识。这里不是日本是大和国。这个世界里,也有我,新,阳,夜……之类的。为什么……这里」

夜「怎、怎么办啊。是因为来到别的世界产生了影响吗?葵变得像隼桑那样了!快变回人类啊!」

葵「没、没事的……虽然我也觉得有事但是,没事的!」

阳「你们对隼的认识,真是有着相当厉害的了解啊」

新「总之阳你先老实呆着,保存体力」

阳「是—,虽然想这么说……但是现在可不是能说是的场合啊?」

夜「欸……?」

 

 S3-2

 

樱花众登场 → 拔刀包围

 

夜「呜、呜哇!是、是谁? ……刀,刀!?」

阳「嘁,夜,后退。虽然残念,但是悠悠闲闲地发现第一个村落的人~什么的,好像不是说这话的氛围啊」

新「啊—,那个,明明是我想说的」

aoi「……樱花众」※突然

新「oukasyou(樱花众)? 为什么葵还在受信啊」

阳「诶诶多,葵酱—。樱花众是什么? 这个,可以问吗? 」

葵「樱花众是……这个国家的支配势力。这个世界的我们,是抗争他们支配的集团……『新选组』的人……」

夜「新选组!?那么到刚才为止做的都是在舞台里说过的……」

阳「yo~ru,现在不是做那种分析的场合不是吗? 总之…… 对敌!」

 

年中组与樱花众的战斗

 

樱花众无言袭击 → 逃命的四人

葵寻找机会,新瞬间拔出刀

 

葵「呜、哇!?」

新「葵!」

 

汇合之后,切到了对面的手腕(轻伤)

 

樱花众「唔!」

阳「!?新,那把刀,能切啊!」

新「好像是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小道具的模仿刀,变成了真刀。喂,葵,没事吧?」

葵「没、没事」

夜「现在是……正当防卫,是吧?」

阳「好像是有那样的法律,但是依这个世界的这个状况来看,没有意义吧?」

 

阳也拔出刀

 

夜「阳!」

阳「夜。对方明显是打算要我们的命。不自卫的话,会被杀掉的。」

夜「但、但是……」※因为性格温柔而不知所措

阳「嘁,你,后退!」 ※保护夜

夜「阳!」

 

新&阳与樱花众略微过招 → 下方的樱花众发现不利逃走了

 

葵「离……离开了……(脱力)」

夜「太、太好了……(脱力)」

新「哎呀哎呀。杀阵的练习,没想到会付诸实践啊」※收回刀

阳「……好不容易才在这个世界活下来,为了不死而生存啊。隼说的『请注意不要死哦☆』这句话,原来是这个意思吗」

夜「其他人……没问题吗……」

 

 

 

S4 大和国的年少组(森林中)

 

在观众席通道,这边果然也被樱花众紧逼而到处乱跑的四人

 

一同「呜哇哇哇哇哇~」

恋「呜哇哇哇哇哇~!? 反对暴力~!」

驱「恋,危险!」

恋「欸欸!?」

 

恋,偶然做到了空手接白刃(厉害了恋恋!)

 

一同「空手接白刃。哦哦——!」

恋「啊,但是这个状况!没想到被刀吸引了,要切到手了!手!啊,不行不行被刀吸引什么的才不要! 」

郁「喂—!」

 

郁持刀把樱花众击倒

 

驱「郁,nice!」

泪「郁君,好帅!」

 

驱注意到背后还有一位樱花众

 

驱「啊,危险!快逃!」

一同「呜哇——哇」

 

逃到舞台上

在舞台上周围,再次偶然遇到樱花众

 

一同「呜哇——哇」

 

逃跑的时候,泪被追上了

 

郁「泪!」

 

郁保护着泪,两人被刀指着

驱「等下!」

 

驱「吐槽拖鞋攻—击!」

 

驱用拖鞋打樱花众,拖鞋把刀击落

 

恋「诶诶诶诶,虽然很厉害,驱桑的吐槽只不过是很强烈而已吧!?还有,到底是从哪里拿出来的拖鞋啊!?」

驱「自家的。吐槽的时候,要带着把对方杀死的气势」

郁「师走家的吐槽好可怕啊!」

泪「这是真正的笨蛋杀」

恋「谁会说擅长这个啊」

郁「总、总之,这些人以外的那些人刚刚好像逃跑了,暂且安心了呢」

驱「不对,在安心之前,先把这些人捆住让他们完全无力化才行。因为电影啊drama啊等等,都是一安心的瞬间最危险了」

 

驱突然取出来一条绳索,一层层把樱花众卷起来丢掉

 

驱「poi!」(PS:语气词)

恋「驱辈前,真是值得信赖」(这里恋故意把前辈反过来说)

 

各自,确认自己改变了的样子

 

泪「……不可思议,衣服变了。头发也……变长了呢」

驱「这是……难道是,那个呢。 在这以前也有过几次,在异世界大失败系列!」(驱这里用了昭和时期的语言,比喻大的失败。)

郁「原来如此—。 话说,自己习惯那么理解了,真是可怕啊(苦笑)。 要是那样的话更加,更加地想获得情报呢。居住区什么的,会有情报吗?」

恋「……光思考也得不出答案,总之,先移动试试看吧? 一边了解这里是什么样的世界,一边慎重地看看情况」

郁「也、是呢。确实,我觉得这是最好的。你们怎么想?泪,驱」

泪「我没问题,想看看居住区」

驱「我也没问题。倒不如说,那样才好呢!肚子饿了!」

恋「驱桑,明显最后那句才是最大的理由啊」

驱「(无视)哟—西,那么,以居住区为目标Let’s go—!」

 

一同退场 → 舞台暗转

 

 

 

 S5-1 大和国的年长组(居住区里)

四人搏斗着 → 压倒性的强 ※隼基本上没动一直在微笑

 

隼「哎呀~,大家,好强呢。 瞬杀瞬杀。 好厉害好厉害」 ※拍手

海「啊~……从刚才开始用刀击退了袭击者,但是这个,没问题吧?」

春「相信是正当防卫」

隼「没事没事。他们对于我们……该怎么说呢,他们不是满心要杀掉海和春吗? 是漂亮的正当防卫哟。 而且,不管对他们做什么,就算是完全切到了他们,好像也不会死的样子」

春「不会死……。确实,每次每次都站起来了呢」

海「应该不是普通的人类吧」

始「你们,那些家伙喊了名字啊,弥生春、文月海什么的。而且依那个语气,好像跟那些人是敌对……」

春「只有我和海吗?始和隼的话,不管是谁应该都被喊了吧」

隼「呼呼呼。在这个世界里,始和我都是不存在的呢。和他们是初对面」

海「欸?是那样的吗?」

隼「是那样的呢。存在很多的平行世界,parallel worlds,除了少数的例外,大部分的场合,我和始是不存在的。 因为我们的存在有点特殊呢。 如果存在太多的话,规则的平衡就会被破坏」

海「出现了—。完全不能理解,但是感觉很厉害的设定出现了—。总之,和往常一样,那个地方先跳过!」

春「和往常一样的,海还是那么粗枝大叶」

海「这里,parallel worlds,与我们存在的那个世界相比,是别的世界对吧?」

隼「正解♪ 准确地说,除了我和始是身穿,其他人好像都是魂穿呢」

春「原来如此,于是,突然差不多懂了」

海「原来是因为身体学会了战斗的方法啊」

 

隼取出来一个手配书(通缉令)

 

隼「哦呀,是通缉令呢。原来是这样,海和春,在这个世界,好像是反抗组织的leader呢」

海「我是leader呢。有种奇怪的感觉。要是隼和始在的话,我就会回到辅助的地位吧」

春「确实。有种奇怪的感觉。这个世界的我,始和隼都不认识什么的……」

始「不会觉得悠闲很多吗?」※稍微捉弄

春「可能吧。但是,始要是在的话,我会比你不在的时候,更加悠闲哦。不管是哪个世界的我呢?」※温柔

始「……是吗」※别扭的害羞

海「始害羞了。好可爱啊~」※摸头

始「海,你啊,不要把我当孩子一样看待啊」※害羞

隼「之后也请摸摸我的头!等等,呼呼。这里……,这个世界好像快要结束了」

始「快结束的世界……」

隼「呼呼呼,始,安心吧。我和你一起的话万事OK☆ 总会有办法的,顺其自然~呢?」

 

始靠近 → 始,砰砰地拍隼的头表示响应

 

始「是是(苦笑)。拜托你了,隼」

隼「至高无上的幸福……!」

海「虽然打扰至高无上的幸福时间不太好,总之,不先和大家会合的话……啊」

 

 S5-2

 

→ 年少组从上方进来

 

驱「吃吃吃……」※吃饭团

恋「驱桑,饭团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驱「刚刚袭击者身上带着的。是赔偿费呢!」

郁「啊、啊哈哈哈,很机灵啊~……等等,啊——!」

泪「年长组,发现」

 

→ 年中组从下方进来

 

新「这里,不知道为什么感觉有某种动静……」

阳「你那个,谜一般的直觉到底能相信吗……」

夜「嘛嘛,反正我们也没有其他的目标……」

葵「而且不能小看新这时候动物般的直觉……啊—!大家!」

阳「真的假的!?」

 

→ 全员集合

 

始「暂且,集合了啊」

隼「说的也是呢。于是,大家……来喝茶吗♪」

阳「不要首先难道不应该先把情况整理一下、吗!」

 

新「是—,首先我也要,休息一下。 我想喝茶。 感觉要死了」

春「欸,是哪里受伤了吗?」

始「没事吧,新」

新「啊啊,不是,虽然没受伤但是……」

葵(aoi)「——我来说明」

 

隼「……于是,来一边喝着茶休息一下,一边整理情况呢?(微笑)」

 

舞台暗转

 

 

 

S6 樱花众据点

 

坂本接受着来自部下的报告

 

坂本「……新选组的,谜之动静……?」

 

坂本「新选组……。 以近藤、土方为首的,有名的人已经死了,仅仅只残留着十个孩子聚集着。 虽然我觉得暂时放置应该没问题……。但是老是被小伎俩骚扰着,好烦啊。祸根最好还是尽快除掉」

 

坂本「——虽说是孩子,但也得确认他们不是打扰我计划的不确认要素。完璧支配(完璧支配),完璧统治和调和(完璧统治和调和)。为了将要死去的这个世界的人能幸存,只能用那个方法不可。拯救大和国!(拯救大和国!)」

 

坂本「……退下吧」

 

部下,退下 → 坂本自言自语

 

坂本「……我,是对的。是正确的」

 

 

 

S7 茶屋的睦月君和驱与特邀嘉宾的世界观说明(茶屋·第二天白天)

 

茶屋的睦月君=像茶屋那样穿着围裙等等(早就换好衣服)

从观众席边上走过来的驱

 

驱「哈~……, 睡了个好觉~。 果然是累了啊~。 也是理所当然的呢。 突然飞到异世界,然后又被拿着刀的人追得到处逃命什么的」

 

驱「因为葵桑的说明,总算是理解了状况但是……。唔~嗯,前途多难啊—!」

 

驱「总之为了转换心情,出去转转好了……嗯? 啊嘞? 那个是……茶屋? 好像在营业的样子啊……去看看好了」

 

驱,往舞台上走

 

驱「你好~」

睦月「是,欢迎光临~!」

驱「始桑桑桑!?」

睦月「始? ……不,我是这个茶屋·月野亭的帅哥店员·睦月君!」

驱「睦月君君君!?不是百元店的睦月君吗!?」

睦月「是这个茶屋的帅哥店员·睦月君!」

驱「这个走向,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

睦月「这次,您要找什么呢?」

驱「肚子空了……。 是茶屋对吧? 请给我份团子。」

睦月「明白了!这就给您准备最好的团子!团子酱,欢—迎!」

 

随机三名登场

从这里开始是日替部分(PS:请到BD里观看喔~)

 

迷你部分结束后,

 

驱「啊~,我知道了。已经够了,已经十分心满意足了……总之,请给我杯茶。喉咙干了。」

睦月「明白了!茶和梦见草世界观的说明呢!」

驱「为什么随便增加了订单啊!?世界观说明!?」

睦月「哈哈哈,不要客气!唯有将客人要求的东西全部都准备好,才是帅哥店员的证明!于是马上……! 来说明一下这个世界的情况!」

 

■有大和国存在的那个世界在五十年前,全世界被卷入了大规模的战争。那时候使用了以核武器为首的、各种各样的武器,因此产生了影响,居住在大陆的人类都灭绝了。身为岛国的大和国虽然勉强逃过了灾难,但是处于孤立无援的状态,因为越过海的彼岸充满了死亡。

 

■在那样的世界里,有一天突然出现了,自称是坂本龙马的男人。坂本面对马上就要被灭绝的人类,为了增加人类的数量使之生存得以得到延续,提出了应该彻底掌控的主张。他运用了没见过的技术,强制收容国民自己建造的居住区,逆反之人全部被杀。

 

■被强制收容的人们,为了便于管理,自我被破坏。樱花众就是仅由那样的人类构成的,坂本的私设军队。由于文化水平后退,国家极度混乱,又没有其他对抗势力,坂本的独裁政权于是得以得到施行。

 

■『新选组』是,为了抵抗那样的坂本的支配的,自卫团。顺带一提,没有隼和始。

 

驱「以上,就是这个国家的现状和,这边世界的我们的立场呢。唔~嗯,这么总结了一下之后,坂本桑这个人,谜点很多啊」

睦月「不知道从哪里出现的他,有着这个世界的人们没见过的技术和知识,转眼就支配了这个国家。确实,是个谜点很多的人物」

驱「……睦月君好严肃,话说真的是始桑吧,有那种感觉呢!」

睦月「……哎呀! 美味的茶菓子已经烤好了哦? 来,ka ke ru n!请来这边! 来这边! 来! 来来来!」

驱「这种硬来的感觉,果然还是睦月君啊—!」

 

想方、想方设法暗转舞台

 

 

 

 S8-1 值班室(恋、郁、春、海)

 

泪在迎接出去的四人

 

恋「我回来—了」※各自

泪「欢迎回来。外面的情况,是什么样的?」

恋「正如隼桑所说,居住区的尽头有通往地下的入口,那里有人们在生活着哟。完全不像是没有人的样子呢」

春「如果是这边世界的我们的话就知道该怎么跟他们打招呼了,有点着急呢」

泪「没问题吧?」

海「应该吧。适当地聊了会天,总算是熬过去了。应该没有暴露吧」

郁「即使是这个世界,不知道是该说海桑不愧是海桑好呢,还是该说海桑粗枝大叶好呢……好像没什么太大变化(苦笑)。诶诶多,这边怎么样了?」

泪「隼正在喝茶。始被捉住了」(PS:我觉得这里的意思应该是始被隼捉住也去喝茶了)

海「依旧那么优雅啊」

泪「驱去散步了。年中的大家……在里面的房间里哦,新的身体好像有点不太好,发热什么的」

春「是吗……」

泪「这里和梦见草的世界相似但是,明明是不同的。只是因为梦见草冲田这个角色的原因,新就生了病什么的……只有在这种地方一样什么的,太过分了」

郁「泪……」

泪「要是有谁感到痛苦的话,不要。要是有谁感到悲伤的话……也不要」

海「啊,说的也是呢。泪」

恋「新……没事吧……」

 

大家,都担心地朝里面看去

 

 S8-2

 

aoi「新……没事吧? 痛苦吗?」

新「啊~,还好吧」

阳「别骗人了,不要在奇怪的地方逞强啊。你,很热不是吗。发生了各种各样的事,很累吧」

夜「好好休息一下吧……。要是有医院、药品之类的就好了……」

aoi「抱歉……。在这个世界,没有方法可以治好新的病……」

新「不要在意,葵。这个世界的我得了病也好,没有药也好,都不是你的错不是吗」

aoi「不,是我的错,让本应该是健康的新这么痛苦……因为是我……将对面的世界的新、大家,呼唤到这个世界的……」

阳「尽管是那样,但是这也不是葵酱的本意吧~?」

夜「就是啊。没想到会这么……,只是希望大家能去和平的世界,结果真的与异世界的自己魂魄交换了什么的……谁都想不到啊」

阳「存在这么相似的世界,这么相似的状况……大概,梦见草的舞台是一个契机。归咎于世界的边界在动摇,再加上过强的愿望这个原因,才会这样的? 隼说的。 那家伙,在这种时候真的是非常便利啊。 担当不可思议现象解说的魔王大人」

新「嘛,确实,可以选择的达到了交换要求的,我们的世界……日本,是很和平的呢。普通地生活着,生命不会受到威胁,还可以唱歌跳舞,还存在着偶像这样的职业」

aoi「偶像……」

新「嗯,我们就是那个,偶像哦。这边的葵,不知道吗?」

aoi「……不知道」

夜「在这个世界,没有可以娱乐的东西呢(苦笑)」

新「我们,是以团体进行活动的偶像,我和葵在『gravi』,阳和夜在『procella』,这样的名字」

aoi「没听说过这些名字」

夜「确实,没有『procella』啊(苦笑)」

阳「啊~! 想让这边的aoi酱也见识一下啊~。 我们的舞台。 因为我,超帅气的」

aoi「呼呼,果然和这边世界的阳很像呢。说一样的话,受女孩子欢迎」

夜「原来如此。不管在哪阳都是这个样子,呢」

阳「总觉得你们,是在讽刺我呢(汗)」

新「但是,明明是你自己的愿望,却没有前往和平的世界成为偶像,是被这个世界束缚住了吧?即使是这边的世界,葵王子好像还是不走运的类型啊。哎呀哎呀(苦笑)」

aoi「……在那边的世界,我和新还是幼驯染吗?」

新「啊啊。从开始上幼稚园的时候就……诶诶多,从三岁开始就认识了啊。 从你刚刚的话来看,难道这个世界的我们也是幼驯染吗」

aoi「嗯。从出生开始就是幼驯染了哦。家里相邻……一直在一起,新选组也是,一起加入的」

新「是吗」

aoi「一起战斗,一起变强……。 说不定总有一天会因为战争而死去,我已经做好了那样的觉悟但是……没有做好arata会生病的觉悟」

新「……是吗」

 

停一拍

 

夜「……呐,aoi。 隼桑说过的吧? 这段时间,因为交换的原因aoi的魂魄一直承受着很大负担,一直这样的话,别说新了,aoi也会死的」

aoi「…………」

阳「如果是骗子魔王大人隼的话,说不定可以恢复原本的状态哦?快点恢复成原来的样子比较好不是吗?」

aoi「……。……但是,如果我抵抗的话,抵抗不恢复的话,前往那边世界的arata,就能以健康的身体活下去了」

阳「那个就……」

夜「嗯,正如你所说呢。然后……我们世界的新,就会因为承担了生病的身体而痛苦地死去。……本来明明能更加一直好好地活下去呢」

阳「夜!」

aoi「唔」※忍耐痛苦

夜「这个世界的arata,希望那样吗? 代替自己牺牲其他世界的人类,aoi死亡什么的……arata真的是那么希望的吗?」

aoi「不是! arata……arata,不会考虑……那样的事情的。 arata已经接受了自己的命运。如果不接受的话,我,我…… 」

夜「——那么,不要放弃,aoi。如果没有人说不行的话,我来说。虽然我不懂这个世界但是,在那边,我是葵的朋友。所以,如果我觉得葵不正确的话,会好好说出来的哦。……因为新和阳太温柔了,他们说不出口……」※笑着流泪

aoi「……。……我知道的。……我知道的啊,这样是不好的。真是可笑的明白啊。我知道的啊但是……但是!」

 

远处传来某种裂开的声音(樱花众的袭击)

 

aoi「!」

阳「什么声音!?敌人吗!」

新「真是—的,现在正是严肃场合的关键时刻啊。真是不懂现场气氛」(PS:就是ky)

 

樱花众左右包抄砍上去,四人瞬间躲开

 

 S8-3 【年中组·歌唱】夢幻花火

 

 S8-4 值班室里(全员搏斗)

 

始、春登场。一边战斗着,

 

始「春」

春「没事哦」

始「这里交给我」

春「了解」

 

清除樱花众后退场

更换驱、恋登场

 

驱「上了哟!恋!」

恋「了解!」

 

清除樱花众后退场

更换新、葵登场

 

新「……」

葵「……」

 

清除樱花众后退场

更换郁、泪登场

 

泪「呜哇」

郁「泪!」

泪「呜哇」

 

清除樱花众后退场

更换阳、夜登场

 

阳「……」

夜「……」

 

清除樱花众后退场

樱花众聚集。

这时隼、登场

 

隼「贵安」

 

无情攻击

海、登场

 

海「轮到我出场了啊!」

 

清除樱花众后退场

更换,被追赶的葵手忙脚乱

接着春、新也一边战斗一边登场

葵被追上

 

春「葵君!」

新「葵!」

 

春为了帮助葵加入战局,在打倒一人的空隙背后被砍伤

 

春「唔…」

【行动迟缓】

 

新「春桑!」

葵「春桑!」

 

春,一边承受着痛苦一边把背后的敌人也打倒

【迟缓解除】

 

全员听到声音后也加入战局

 

舞台暗转

 

 

 

S9 樱花众据点

 

坂本「……是吗。让他们逃掉了吗……。 嘛,没事。对面充其量也就是数十个人的小孩子的集团而已。不管几次,数量都是我们这边占优势」

 

坂本抬头看月亮 → 樱花众在一旁无言

仿佛想跟那些樱花众搭话一般,坂本自言自语

 

坂本「……月亮真美啊……。不可思议,感觉好像和原先世界最后见到的月亮是同一个月亮……。广阔的世界里唯一的,照亮我的那束光」

 

坂本「(对樱花众)你们不知道吧,存在着别的世界这件事。那里,有和这个世界一样的,不对,更残酷的战争。——把世界都给杀死了的战争。人类没有一个人幸存,只有一个人除外,因为在地下深处的实验设施,而唯一得救的科学家我」

 

坂本「每天、每年我都在寻找着人类。于是,体会到了数不清程度的绝望。不管是盛开的樱花,还是美丽的月亮,都没有一个能一起分享的人类,也没有能说话的对象,谁都没有。静寂,孤独。……什么都没有」

 

坂本「真是讽刺啊。我很烦跟人接触,埋头研究实验的时候要求必须是真正的寂静。然而在那个时候,我想要的却是,人类。」

 

坂本「……一心寻死,然后在那个映有美丽月亮的湖面投湖的我,误入了这个世界,是偶然吗? 不,不是。是必然。了解绝望的世界的我,一定要阻止天道!」

 

坂本「我……要拯救世界、拯救人类给你看……」

 

舞台暗转

 

 

 

S10-1 值班室 年长组的故事(屋内·房间里)

 

春「哈~茶好好喝」

始「于是你这家伙擅自借了架子上的东西啊」

春「那个啊……诶诶多,是紧急避难来着(苦笑)」

始「嘛,确实没有比这更差的,紧急事态了。总之,先在异世界活下去吧」

春「就是那样」

始「(喝了一口)……确实,好喝」

 

始「……白天受伤了,怎么样了? 痛吗?」※担心

春「嗯?啊啊,没事的哦,始。不用担心哦?」

始「……春……」※担心

春「不要露出那副表情。并不是在逞强,而是真的没事(苦笑)。大概,是因为这个身体已经习惯了伤口的疼痛了?」

始「不要乱来」

春「好」

 

停一拍

 

春「……这个世界的葵君,不知道会做什么呢?」

始「葵不会做错事。……打个比方,别的世界的葵,不管是多艰苦的选项,最后还是会选择正确的道路。葵,就是那样的家伙」

春「断言了啊(苦笑)。始,很信任年下的孩子呢」

始「就这么度过这些时间了啊,我们。要是葵做错了的话,新就会改正。要是新做错了的话,葵就会改正。他们就是这样的两个人」

春「那么,驱和恋呢?」

始「他们两人会一起探索道路吧。就算做错了,也会一起开心地享受失败。 ……很强啊。 然后,热热闹闹的,开开心心的」

春「于是……我和始呢?」

始「你和我啊……。……就算走了不同的道路,进度也不同,就算如此,还是会见到一样的东西,最后一定会到达一样的地方。——对吧?」

春「……。因为始总是在不断地前进,我为了不被丢下可是一直在拼命努力呢?(苦笑)」

始「我前进是因为我知道你会跟上的」

春「是吗。……无论什么时候,始的回答都不迷茫呢」

始「……并不是那样,这只是你表面看见的。实际上,我经常感到迷茫,在拼命地考虑过后才会下决心」

春「能下定决心已经很强了。 ……这个世界,要是存在始和隼的话,有什么东西会改变吧?」

始「就算存在我们两人,我也不认为这个世界应有的状态会改变……」

 

始把手放在春的肩膀上

 

始「你的这个身体,全是伤不是吗?都已经习惯伤口的疼痛了。这个世界的你,我和隼都不存在,也和我们没有关系,和海一起,为了这个世界,为了人类而战。我觉得那是荣耀,春。——不管是哪个世界的你,你都比你自己认为的自己,更强」

春「……始……」

始「……。我要是存在的话,我觉得那几个伤口,也许能转移到我的身上,呢?」

春「呼呼。我们才不会让国王大人受伤的哦」

始「ha~ru」

春「是是,开玩笑的啦。——谢谢,始。这个世界的我,一定很开心」

 

 S10-2 【年长·歌唱】幻  

 

 

 

 S11-1 年少组(房间里)

驱「新桑……不在意……末期的病吗……」

恋「……虽然听说并不是一两天就能『病死』的病但是……因为新的情况变差,我的风格也表现不出来,好讨厌啊~!」

驱「能不能坦率地说自己很担心?」

恋「是啊!担心!超担心!真是的~早点好起来啊~!」※着急

驱「真的坦率地说出来了啊(笑)。恋好厉害」

恋「不要夸我,会害羞的。哈哈哈哈~……哈……」

 

严肃下来的两人 → 恋嘟囔

 

恋「虽然很担心新的身体,但是同样的,大家都在担心。有人会被取走生命,这还是我第一次遇到」

驱「那个,很普通吧(苦笑)」

恋「是啊。在我们的世界,那个是『普通』的呢。但是」

驱「嗯,我明白你想说的。在这个世界,能取走生命的,那个『普通』的方法」

恋「……真是难以想象呢。如果那把刀稍微歪一点,我就会被切到了。那我这时候,也许就不能在这里和驱说话了」

驱「……恋……」

恋「听说这个世界的新,年纪轻轻就生病了。完全没想到。明明和其他人一起生活着……啊,大概,那家伙的话,比起别人会更喜欢睡觉、吃的更多,这个世界的我一定会说帅哥爆炸—什么的。 由于某一天身体突然变差……然后被告知没有几年的生命了什么的……这肯定会吓一跳的吧」

驱「……嗯」

恋「这么考虑的话,就觉得生与死的边界线比自己想象中的更近,只是稍微有点不同而已。我,原来还活着」

 

停一拍

 

驱「说的是呢。出门、买东西、event都没有,一天什么都没有,虽然我觉得会有人认为日子无聊但是。那也是,恋说的『稍微有点不同』的后续……这么一想,好厉害呢……」

恋「什么都没有的一天,真是奇迹啊……」

驱「……即使是这边世界的aoi桑和arata桑也……唔嗯,我们所有人,都想每天这么过吧?」

恋「……嗯。 如果能那么过的话,就好了呢……」

 

 S11-2 【年少·歌唱】月と、刹那のきらめきを

 

 

 

 S12 年中组(樱花树下)

葵「……」

新「喂—,葵君?」

葵「是」

新「是什么啊,你怎么了」

葵「春桑……受伤了。我的缘故」

新「不对吧。是樱花众的缘故吧」

葵「新会死。……这个世界的我的缘故」

新「的确,但是现在我不会马上死哦」

葵「……但是,总有一天,会死的哦」

新「那个啊,总有一天的会死的吧,无论是谁」

葵「……」

 

aoi「……就算是那边的世界,arata还是强势的那方,我还是软弱的那方呢」

新「……是这边世界的aoi吗」

aoi「……嗯」

新「我家葵呢?」

aoi「好像有各种各样的考虑。抱歉,我的原因……」

新「于是你也有各种各样的考虑?」

aoi「……嗯」

 

两人暂时陷入沉默。新不经意间,抬头看到了樱花树

 

新「这个,是樱花树吗?」

aoi「欸?嗯、嗯。对。我和arata,小时候开始就在这棵树下赏花」

新「樱花啊,真漂亮啊。我很喜欢」

aoi「是吗。……这边世界的arata也是,很喜欢樱花哦。说着,世界会怎样,那样的事情太复杂了就不考虑了,能出神地看着樱花,一边唱歌,一边跳舞,那样的,想悠闲的……活下去什么的……。以前……明明,能这么说,这么做的……。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呢?」

新「…………」

 

停一拍

 

新「让全部,回归原样吧。aoi」

aoi「唔」

新「这是最好的,你是知道的吧。」

aoi「……我知道。当然、知道啊,……但是……不要」

新「唔」

aoi「不要,arata」

新「唔。……我知道的,aoi。因为我,也明白的」

aoi「……」

 

终于aoi还是哭了出来 → 新紧紧抱住他

 

aoi「想一直、一直在一起。想和arata……在一起啊!战争什么的,讨厌! 每天都会有人死去!但是、但是、因为arata在这里,我才! 然而,死亡什么的才不要! 不要啊,arata」

新「……唔,抱歉呐?」

aoi「……」

新「……那个,aoi。听我说。这个世界的我,有那么强不是吗?面对死亡也不害怕不是吗? 如果是那样的话——是因为你在这里啊。因为你在这里,我才会,这么强的」

aoi「……」

新「——一直都在一起不是吗? 那么……直到最后都要在一起哦,aoi。因为你太温柔了。就算会哭泣、就算会觉得辛苦,和这个世界的我,一起战斗下去吧。——直到最后」

 

舞台暗转

 

 

 

S13 全员(屋内)

 

始「于是,决定了吗? aoi」

aoi「——是。全部都恢复成原样。想恢复成原样。给大家添麻烦了」

夜「aoi……」

泪「aoi……」

驱「aoi桑……」

葵「但是,在那之前……那个,这个,不是这边世界(的aoi),而是我的愿望……可以的话……」

 

新代替说不出口的葵说了出来

 

新「既然好不容易来了,为了这个世界,我觉得我们应该做点什么」

葵「新!」

新「要是平常的话就是天方夜谭了呢。仅仅只有我们,能做什么,能改变什么,我也在思考。但是,我们原本不应该在这个世界的,然而现在始桑和隼桑也在,十二人到齐了。那么……我觉得我们既然是十二个人,那么十个人做不到的事情,我们十二个人说不定就能够做到。虽然不知道具体该怎么做就是了……」

春「……怎么办? 始」

始「还用问吗。我好像很纵容年下的家伙们啊?你知道的吧,隼?」

隼「哇哦。于是,我也纵容着这样的始呢?呐,大家?」

泪「我知道」(简体)

郁「我知道」(敬语)

恋「我知道」(自谦)

海「嘛,决定答案了啊。总觉得全员都被呼唤到这个世界是有意义的!……我是这么想的」

春「说的是呢……。说不定会出现大事,但还是,想做些什么。当然,是以全员无事归还为前提的。是这样的吧?」

驱「是的!」

夜「是的,春桑」

阳「哟—西,决定了! 这样可以吧? 葵酱,新」

葵「嗯!谢谢……真的非常感谢,大家!」

新「哟西」

始「决定了啊」

 

团结一心,出战的十二人

 

海「……话说,具体该怎么做?」

隼「唔~嗯,虽然说以我的力量能一发解决掉,但是因为力量不好控制,可能其他的世界也会和这个星球一同炸掉呢。てへぺろ☆」(PS:(。・ ω<)ゞてへぺろ♡)

驱「初心者路线!走初心者路线也不要紧的哟!隼桑!」

隼「Diablo要是在这里就好了呐。啊,但是,我可以召唤哦。要召唤吗?」

郁「果然地球还是要走爆炸路线吗!用别的方案!拜托了请用别的方案!」

新「比起不知道从哪来的坂本龙马,眼前就有个更危险的人啊」

葵「啊、啊哈哈……(汗)」

始「那样的话……」

 

始一个人考虑过后说

 

始「……考虑了一下。像笨蛋一样直接正面杠是没有必要的。不如避开,我们才有胜算不是吗」

海「……怎么说?」

始「樱花众的数量确实很多。但是,因为没有自我,每个末端的士兵里会行动的,基本上没有。到那时候,要是能击溃首领的话,我们就能改变状况了不是吗?」

海「原来如此……正面杠军队是不行的,但只是集中瞄准一个人的话……确实,我觉得能行」

春「于是,该怎么接近他、呢?……哟西,接下来……」

 

舞台暗转

 

 

 

S14 樱花众据点 樱花树下

 

坂本在看樱花

 

坂本「樱花吗……。在这个奄奄一息的世界,还能再看到花开吗……」

 

部下跑过来报告(新选组要来奇袭)

 

坂本「!新选组要来、奇袭?从侧面出击吗……愚蠢。管他呢,对面仅仅是十个孩子而已,不用想太多。——在数量上击溃他们」

 

部下,消失

 

坂本「……排除掉不确定要素,我一定要拯救这个世界。——这一次,一定,要」

 

 

 

S15 总决战

 

年少组、年中组从观众席后方,海&春从观众席下方侧面通路,窸窸窣窣地登场。

 

春「哟西,大家都集合了呢。那么,佯攻作战开始」

一同「哦—!(大声)」

 

舞台上隐约灯亮

舞台上的樱花众产生了警戒反应

 

一同「不好!快蹲下—!」

 

全员蹲下隐藏了自己的身形,这时注意到海的枪突了出来

 

一同「枪—!」

 

新「在这个时候,就是那个呢,预—备」

一同「『止~められ~ない Six GRAVITY~♪』sit down!」

 

结果全员被发现

 

这时候始和隼出现在舞台上

始、隼附近的樱花众倒下,两人来到坂本面前

 

坂本「……你们……是谁」

始「马上就要到达这里的那些家伙的,同伴」

隼「呀,初次见面,坂本君。我们是,理应不存在于这个世界的,你的天敌。『不确定要素』」

坂本「你说……理应不存在于,这个世界……?」

隼「你明白的吧?这句话的意思。因为你也是,同样的存在呢?」

坂本「——!?」

始「……原来如此。这家伙也是其他世界的人类吗。那么,会拥有未知的技术和知识,也能理解了」

隼「呼呼呼,就是那样的♪ 所以,只是打倒他的话没必要弄脏自己的手哦? 本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的我和始,本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的、我的刀和始的刀。其他世界的东西,寄宿着有点特别的力量呢。……对,用别的世界的技巧制作的,特别之力。我们的刀就寄宿着这样的力量。使用这把刀的话,坂本君就会被推回到原先的世界哦」

坂本「推回到……原先的世界去? 到那个,充满着寂静和绝望的世界……,谁会回去啊!」

隼「哎呀哎呀。就知道会这样」

始「我也这么觉得」

坂本「——樱花众!」

 

樱花众出现

同时,在别的地方战斗的其他十人也跑了过来

 

始「——你们,不要忘记了,我们是以能回去的前提才在这里的,不许死在这里。目标只有坂本一人。生命只有一次,保住自己的命!」

一同「是!」※各自

 

 

 

 S16-1 【全员歌唱】 梦见草1番 → 2番BGM开始全员杀阵  


 S16-2

 

始「新!」 → 把刀递过去

隼「aoi,这个」 → 把刀递过去

始「从这里开始,交给你们了。——要拯救这个世界的话,还是应该让这个世界的人类来做」

aoi「我知道了,始桑。但是,这样的话我一个人……」

隼「哦呀,aoi。难道,还没发觉吗?」

aoi「欸……?」

隼「本来是不可能的事但是……这里还有着,强烈的愿望之力呢。新的内里,早就回来了哦,这个世界的魂魄」

aoi「欸……」※回头看

arata「……」

aoi「arata……」

隼「呼呼呼,幼驯染的羁绊之力呢」

始「……你,没有置身事外啊。从这里开始,两个人去吧,两人结束这一切吧。……上吧!」

arata&aoi「是!」

 

arata和aoi追上坂本

 

 坂本和arata&aoi的最终战斗


坂本与arata&aoi对峙

 

aoi「……坂本桑,对不起。我,我们,要打倒你」

arata「……」

坂本「……我,没错。为了拯救世界才这么做的。你们不是也是一样的吗!谁会期望世界终结! 谁会,期待死亡! 你们,因为不知道那个有着丑陋的争斗的死之世界,因为不知道真正的绝望,所以不能理解,仅此而已!」

aoi「……即使你的目标和我们的目标是一样的,即使是为了世界,强行夺走别人的想法、内心什么的,太奇怪了。而且还夺走了许多反抗之人的生命,我不允许。所以我,要直白的说出来。你,错了」

坂本「……」

arata「再说了,你,放弃的也太早了吧?」

坂本「……你说我,放弃? 我,放弃了?」

arata「嗯。依照每个人的想法,就算有了冲突,也不要走争论的道路。会选择这条道路,也是人们的意见。然而,舍弃各种各样的东西、夺取想法的管理……那样的,我觉得不能被称之为活着。放弃还为时过早,有关生存的事」

aoi「……arata……」

arata「你到底想做什么。反正总有一天,人会死的。但是,在死之前人是活着的,竭尽全力地活着。会笑、会哭泣、会生气、会悲伤。然后……对了。(噗地笑出来)有时会一边唱歌一边跳舞地……活着。——直到最后」※最后充满气势

坂本「樱花众!」

 

樱花众登场

拿着刀的坂本,与arata&aoi对峙

 

arata「可以上吧? aoi」

aoi「可以的哦,arata」

 

最终战斗

 

葵「新—!」

 

【行动迟缓】

arata使出决定性的一击

 

whiteout

舞台暗转

 

 

 

 S17 =数月之后的春天= 大和国(青空之下·白天)

 

两人抬头看樱花

arata快死了·aoi快哭了,一直在忍耐着

 

arata「看到了哦……aoi。樱花……。好漂亮……」

aoi「……是呢,满开了……好漂亮呢……」

arata「能出来悠闲地赏花,多亏了你们」

aoi「……嗯」

arata「阳光也很温暖……啊—……心情真好,呐……」

aoi「……嗯……嗯……」

arata「aoi……」

aoi「怎么了? arata」

arata「……不要哭啊」

aoi「……才没有哭哦……没有哭」

arata「嗯,那就好。笑吧,aoi。……一定还能,再见面的,一定。下一次……对了,我们当偶像吧,两人让女孩子kyakya地尖叫什么的……」

aoi「arata……。我,不擅长那样的事情你不是知道的吗?」

arata「我知道。所以,你会干巴巴地露出笑容哦」

aoi「好过分啊……。但是,好啊。那样就好。 ……没有异议,吧?」

arata「没有异议。……约定」

aoi「……嗯,约好了」

arata「aoi……」

aoi「嗯?」

arata「我……满足了」

aoi「……嗯。……嗯……」

arata「所以,你要……好好地活下去哦。就算辛苦,就算寂寞,是你的话没问题的。笑着活下去吧。——直到最后」

 

arata握住aoi的手

 

aoi「我知道了。……这里也……约好了」

arata「呼呼,哟西。……呼哇……累了啊……快睡着了……」

aoi「非常地……非常地、努力了呢……」

arata「嗯……。稍微……睡一会。……晚安,aoi……」

 

手猛地垂落

 

aoi「……。晚安……arata……。做个好梦……」

 

樱吹雪闭幕

 

                                                                                                             【FIN】


16 Apr 2017
 
评论(8)
 
热度(289)
© 宸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