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月歌。 学习日语中。
偶尔进行月歌及后辈组相关的翻译。
本命始隼。
自产粮始隼/海春/阳夜/新葵/郁泪/恋驱。其他cp粮香也吃www
女神组cp也吃,不过只吃gl,不吃bg。
lof戳不动的话请戳微博:宸瑾_爆肝学习中。
请多关照啦~
 
 

(新葵)短暂的美好时光

*好久好久好久以前的点文【。】,帝国paro

@墨凝    拖了这么久真的很抱歉T-T

*私设有,估计会撞梗,求轻拍_(:зゝ∠)_

*不要被标题骗了,是一块小甜饼~

*新,生日快乐~

 

 

因为今天是难得的大好晴天,所以臯月葵让瑠璃跟着小玉去外面玩,他和卯月新要处理一些事情。

“新,这里。”臯月葵指着屏幕上的某一处,“这个时空之门,感觉有点奇怪。”

“嗯。”卯月新虽然还是一脸面无表情,但是臯月葵从他的脸上看到了严肃,“我看到这扇门之后有种非常不详的预感,总觉得会有很不好的事情发生,所以击退敌舰后没有追击,直接返回。”

“唔……”臯月葵陷入了沉思,“新的直觉也是这样吗……新,你说一下详细情况,我整理好明天给始桑和春桑做报告。”

“嗯。”

 

夕阳斜照,整理完资料的臯月葵来到小花园里喊心兽们:“瑠——璃——”

然而熟悉的声音并未响起。

“瑠——璃——?”臯月葵有些疑惑的又喊了一声,瑠璃还是没有回应。

凭借着终端,臯月葵感应了一下瑠璃所在的方位,最终在一个很隐蔽的地方找到了它。瑠璃窝在小玉的头顶上,一猫(豹)一鸟睡的香甜。

“和小玉一起睡着了啊……”臯月葵有些无奈地笑笑。

小玉听到声响后耳朵动了动,睁开眼睛发现是臯月葵后打了个哈欠,然后慢悠悠直起身朝臯月葵走过去。

小玉动耳朵的时候瑠璃也跟着醒了,发现自家主人来接他们了,开心的朝着臯月葵叫了一声,然后飞到他的肩膀上亲昵地蹭着他的脸。

“哈哈,好啦,瑠璃乖。”臯月葵被蹭的有些痒,一边笑一边温柔地顺着瑠璃漂亮的鸟羽。

“嗷~”小玉也想得到被顺毛的待遇,嚎了一声。

“小玉的话,等回去了再顺毛好吗?到吃饭时间了。”臯月葵毕竟和小玉也相处了很长时间了,很明白它的性子。

“嗷~”小玉点点头。

“那,我们走吧~”

这时候瑠璃重新飞到小玉头上,一副待在上面不准备下来的样子。

“哈哈,瑠璃和小玉关系真好呢。”

『葵和新的关系也很好。』

接收到来自瑠璃的信息,臯月葵脸上一红,总觉得有些不太好意思。

 

第二天,弥生春拦住了做完报告正准备离开的臯月葵:“葵,有一个任务要交给你和新。”

“欸?”

“军需官学校希望这周五我们能派两个人去发表一个演讲。”

“…欸?周五?”臯月葵一愣。

“是的哦。演讲完你们俩还可以在学校呆一会,能当天回来就好。”弥生春调皮地眨眨眼。

“春桑……”臯月葵看向弥生春,眼里溢满了感激。

“演讲没什么具体的要求,主要介绍下心兽,毕竟有很多学生还未成为适应者。”

“好的,我知道了。”

“辛苦了。”

“没,春桑才是,辛苦了。那,失礼了。”臯月葵行了一个军礼后离开了。

“好的。”

看着臯月葵离开的背影,弥生春感叹:“有可靠的后辈真是太好了。”

“是啊。”睦月始点点头。

“这么想想有点心疼第二舰队的后辈们啊。”毕竟领队是某位随性的皇子大人。

睦月始也想到了那位,有点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嘴角却忍不住翘起:“嗯。”

 

臯月葵回到房间后,发现卯月新还躺在床上酣睡着。

“新,该起床了。”臯月葵无奈地试图喊醒他。

“唔……水豚君……好可爱啊……”卯月新不但没醒,还迷迷糊糊地说着梦话。

“……”臯月葵无言以对。

臯月葵眼神一瞥,发现桌上有着卯月新昨天喝完还没来得及丢掉的草莓牛奶盒,灵机一动,凑到卯月新耳边小声地说:“新,再不起来草莓牛奶就被小玉喝完了哦。”

“什么!?”卯月新瞬间猛地坐起来,“小玉!”

“疼!”完全没想到自家竹马反应会这么大的臯月葵猝不及防被撞了额头,眼泪瞬间就出来了。

“嗷?”正在和瑠璃玩耍的小玉一脸懵逼地看向自家主人,不明白主人为什么会这么严厉地喊它的名字。

“………”卯月新这才反应过来,这应该是自家竹马喊他起来的方式,有些抱歉地看向捂着额头眼泪都被撞出来的自家竹马,“抱歉,葵…我又睡过头了?”

臯月葵把眼泪擦干净:“没事…于是,醒了吗,新?”

“嗯。”彻底醒了。

“那我们一起去吃早饭吧。”

“嗯。但是在这之前,还有件事要做。”

“欸?”

卯月新把手放在臯月葵被撞红的额头上轻轻地揉着,关心地问:“疼吗?”

“啊…已经没事了。”对方温热的气息呼在自己脸上,臯月葵有点脸红。

直到确认额头不红了,卯月新才收回手:“走吧。”

“嗯。”

 

吃饭的时候,臯月葵把刚刚弥生春派给他们的任务和卯月新说了。

“欸——周五?”卯月新面无表情地戳着碗里的咖喱饭。

“嗯。”看着竹马的小动作,臯月葵在心里偷笑。

看来新很期待这次回母校呢。

沉默了一会,卯月新突然说:“话说,好久没回过学校了。”

“欸?啊,是的呢。”臯月葵想了想,“当时战争提前爆发,我们还没毕业就被招去了战场,之后就再也没回来过了。”

“嗯。”

臯月葵陷入回忆:“现在想想,好怀念当时在学校的日子啊。虽然学业并不轻松,但是也不用像这样,每天都紧绷着神经时刻准备上战场。”

“嗯。”

“不过最近挺和平的呢,距离上次出击已经过了差不多一个月了。对了,”臯月葵仿佛想到了什么,轻笑着,“我记得还在学校的时候,新可不喜欢学习了,新的教官为此可是非常头疼呢。”

“并不是不喜欢,只是一学习就犯困而已。”卯月新反驳。

“好好我知道。”臯月葵在这点上从来不会和他争。

 

两人吃完饭,在回去的路上臯月葵买了两盒草莓牛奶,把其中一盒递给卯月新。

“话说…新不愧是小玉的主人呢,小玉也很喜欢喝草莓牛奶。”臯月葵晃了晃手里的草莓牛奶。

“那是,毕竟是我的心兽啊。”卯月新一脸自豪(?)。

“新……”臯月葵已经习惯他的脑回路了,无奈地笑笑。

如今,美好的时光,还能持续多久呢?

 

转眼到了周五。

军需官学校的礼堂里坐满了学生,叽叽喳喳地讨论着今天要来做演讲的人。

“据说是已经毕业的学长?”学生A。

“听说当时还没毕业就被招去出征了。”学生B。

“啊,我在书上看到过,那段时间因为战局恶化,大部分在读适配者都被招去战场了,虽然给了对面重创,但我们这边也损失惨重。”学生C。

“可以说,我们现在能在学校里安心学习,他们功不可没。”学生D一脸激动,“马上就可以见到真人了,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人呢?”

“肯定很强大很帅气吧!特别酷的那种!”学生E一脸崇拜。

…………

 

在学生们叽叽喳喳地讨论着的时候,臯月葵和卯月新正站在礼堂门口说着话。

“新,我的衣服没乱吧?有没有哪里没理好?”这是臯月葵第一次面对一群学生做演讲,一向擅长外交的他此时也有点紧张。

“别紧张,葵。”卯月新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保持平时的样子就可以了。”

“这时候好羡慕新的我行我素啊…在哪都能这么冷静。”臯月葵苦笑。

“那,上咯,葵。”

“嗯。”

两人一同迈步走进礼堂,军靴踩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声响,全场瞬间安静下来。

大家都受过良好训练所以都没有出声,只是直直地盯着两人,各种各样的眼神都有。

盯着全礼堂的视线,臯月葵和卯月新走上演讲台。

“喂喂?”臯月葵试了试麦克风,“那个…大家好,我是臯月葵,来自第一舰队。”

“卯月新。”

“新!”臯月葵有些嗔怪的看向卯月新,“不好意思,新和我一样也是第一舰队的,我们是搭档。”

“是搭档~”

“……”臯月葵无奈,“那么,我们直接进入正题吧。”

“在座的各位有些应该已经和指环适配了吧?”臯月葵抬起自己的手,露出自己的指环,“和指环适配之后,会产生心兽,大家应该都知道吧?”

学生们点头。

“心兽是『他们』将我们这些适应者的内心具象化的产物,不过在将我们的内心具象化的同时,『他们』也加入了他们自己的思想,所以各自有各自的性格。”

说到这里,臯月葵笑笑:“其实,可以理解为自己养了一个宠物。虽然心兽可以不吃东西,但是吃了东西会更活泼哦。”

“先给大家看一下我们的心兽哦。”臯月葵吻了一下自己的指环,呼唤自家心兽,“瑠璃~”

卯月新也做了一样的动作:“小玉。”

“啾啾~”“嗷~”

在一片惊呼声中,小玉和瑠璃从大门跑(飞)进来,直接扑向自家主人。

“哈哈,乖乖~”臯月葵摸了摸瑠璃的头。

“嗷~”小玉一副争宠的样子。

“小玉也是,乖乖~”臯月葵哭笑不得地也摸了摸小玉的头。

安抚完两只心兽后,臯月葵接着介绍:“这是我的心兽瑠璃,鸟型。这是新的心兽小玉,黑色美洲豹型。”

“猫型。”一直没出声的卯月新突然说。

“新!”

“是猫型。”

“……”

“……”场下的学生们表示,当我们眼瞎吗!?

“来,小玉,喵一个看看。”

“嗷(喵)~”小玉努力卖了个萌。

“……”

“是猫型。”一本正经。

“……”所有人无言以对。

“啊、啊哈哈…我们继续吧。”臯月葵真的拿自家竹马没辙。

介绍完心兽后,开始提问环节。

“小玉不是卯月前辈的心兽吗?为什么能跟臯月前辈这么要好呢?”

“嗯…大概是因为我和新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吧?一起上学一起出战,两人呆在一起的时间很长,所以小玉已经习惯我了。”

“臯月前辈,心兽真的跟宠物一样吗?”

“嗯,是的。而且由于心兽有一部分是『他们』的心,所以非常有个性哦。顺便一提,你们知道玄武吗?”

“知道!”“排名第一的战舰!”

“玄武…小黑,有着特别小孩子的一面哦。”臯月葵笑着,“以前司令部的女孩子们举办了一个『心兽人气排行榜』的活动,小黑一票都没有拿到,结果因此闹别扭,不肯参加出击仪式呢。”

“噗。”“真的假的?”“那后来怎么解决的?”

“后来还是始桑保证他会给小黑投一票,小黑才乖乖出击的。”

大家笑成一团。

笑过之后臯月葵一脸严肃:“心兽也有自己的思想,会自己行动,所以请大家适配之后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的心兽哦。”

“是~!”

…………

 

演讲顺利结束后,臯月葵和卯月新一起走在熟悉的小道上。

“啊,好怀念…”臯月葵伸出手遮挡透过树叶的光线,“新以前经常在这一带的树下睡觉呢。”

“是啊。顺便一提,在那棵树下睡觉最舒服。”卯月新指了指其中一棵树。

“新,你真是…”

两人沿着小路一直走到尽头,一株很大的樱花树映入眼帘。

因为花季已经过了,所以樱花树只剩下空荡荡的枝干,显得有些孤寂。

“这株樱花树……”臯月葵走上前摸了摸树干,一脸怀念。

“当初离开的时候,我在这里跟葵表白了呢。”卯月新面无表情地说出来一句劲爆的话。

“…新!”臯月葵的脸瞬间红了。

“因为不知道还能不能活着回来,所以就想着,干脆坦白了算了。”卯月新抬头看着樱花树。

“新!”

“好好,不说这种缘起的话。”

“真是的。”

“话说,葵。”

“嗯?怎么了?”

“葵还没给我答复。”

“欸…?”愣住。

“我表白了,但是没给我答复。”卯月新一脸不甘心,“葵明明,对那些写情书的女生都会认真回信的。但是对我,就是,『以后再说』。”

“啊…”经卯月新这么一提醒,臯月葵渐渐回想起来了。

接着,臯月葵的脸越来越红,小声嘀咕了一句:“新,笨蛋。”

“啊?”

“我以为我表现的已经很明显了…”臯月葵一脸的难为情。

“欸?”

“新也太迟钝了吧…”臯月葵羞耻到快爆炸,“每天除了工作其他时间都在一起,明明已经很明显了…”

卯月新睁大眼睛,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我…也喜欢新啦。一直都很喜欢。”羞耻到快冒烟了。

“葵…”

“对了!”为了掩盖快爆炸的羞耻心,臯月葵仿佛突然想到了什么,从口袋里拿出来一个小盒子。

“新,生日快乐!”笑容灿烂。

“嗯?今天…是我的生日?”卯月新愣住。

“果然是忘记了啊。”臯月葵把礼物塞进卯月新手里,“不过也不是什么贵重的礼物啦,我借厨房烤了一些曲奇。”

“哦哦哦哦哦——葵君的手作曲奇!好久没吃过了!”卯月新打开包装,一边吃着曲奇一边露出一脸幸福的表情,“葵,我爱你。”

“真是的,想吃的话就和我说啊,我会抽空去做的。”臯月葵再次脸红了。

“来,葵,张嘴,啊~”

“啊~”下意识张嘴。

卯月新塞了一块曲奇进去,趁着臯月葵愣愣地咬着一半的间隙凑过去不客气地咬住另一半。

“唔嗯!?”臯月葵看着卯月新突然凑近的脸,想后退,却被对方按住后脑勺,不给任何退路。

最终被淹没在一个吻里。

 

吃完曲奇,两人背靠背坐在樱花树下,一起抬头望向碧蓝如洗的天空。

“有葵在真是太好了。”各种意义上的。

“嗯,真的是,太好了。”

就算害怕战争,害怕受伤,恐惧死亡,但只要有你在,我便会无所畏惧,奋勇前行。

直到迎来胜利的黎明。


28 Apr 2017
 
评论(7)
 
热度(54)
© 宸瑾 | Powered by LOFTER